腐國度 > 都市小說 > 兵臨天下 > 第1章131章定鼎天下(全書完)
    曹彰率領一萬軍隊逃離了曹軍大營,一路向東疾行,曹彰陰沉著臉,一言不發,心中充滿了懊悔和痛恨,他懊悔自己不該率軍南下鄴都。

    如果當時他擁有兩萬精兵之時,能夠直接去遼東,在遼東建立基業,甚至還可以攻滅高麗,自己在海外保存曹魏社稷,就是他的一念之差,導致他選錯了方向。

    曹彰又極為痛恨夏侯惇的狠辣和剛愎自用,曹魏社稷有一半是毀在他的手上,也包括自己的大部分軍隊。

    現在鄴都已被漢軍攻破,三弟和百官投降,他已經沒有了退路,只能趕往遼東,憑借手中的一萬軍隊再重建曹魏社稷。

    曹彰率一萬軍一路疾行,天快亮時,他率領軍隊走出了五十里,前方是一座低緩的山谷,兩邊都是茂盛的森林,這里是常山郡和巨鹿郡的交界處,周圍沒有城池,過了山谷便是巨鹿郡。

    曹彰這才稍稍松了口氣,這時他回頭望去,發現士兵皆已疲憊不堪,行軍的隊伍拉長到五六里,他便停住戰馬令道:“前軍暫停!”

    前軍士兵也紛紛停了下來,隊伍拉得太長,他必須等一等后面的士兵,此去遼東路途遙遠,他不能走得太急。

    就在這時,兩邊山谷內忽然鼓聲大作,喊殺聲震天,只見兩支軍隊一左一右殺出。

    右面一員老將,白發白須,身材雄偉,手中一把金背砍山刀,正是老將黃忠,而左面大將手執雙戟,身材高大魁梧,目光凌厲,卻是猛將甘寧。

    為了全殲最后的曹軍,不留漏洞,劉璟早已布下天羅地網,西面是太行山,曹軍無路可走。

    劉璟親率主力堵住曹軍北上的道路,趙云和文聘大軍則堵死曹軍南下的通道。

    而黃忠和甘寧率八萬軍從東面包抄過來,就是為了圍堵曹軍東面的退路,卻正好截住了準備逃往遼東的曹彰軍。

    曹彰驚得肝膽皆裂,撥馬便逃,黃忠看得清楚,他抽出一支箭,張弓搭箭,拉弓如滿月,弦一松,狼牙箭閃電般射出。

    盡管相隔五十步,但黃忠箭術之精湛,曹彰難以逃脫,這一箭正中曹彰后頸,箭尖從咽喉透出,曹彰捂住咽喉從戰馬上摔了下來。

    八萬漢軍從四面八方殺來,截斷了幽州軍所有的退路,殺得幽州軍哭爹喊娘,紛紛跪地投降。

    這時,黃忠催馬奔至曹彰身邊,見曹彰并沒有死,還有一口氣,他抽出精鋼短矛,狠狠一矛刺了下去。

    有些人可以接受投降,但有些人則必須要戰死,這是漢王劉璟給各軍主將的交代,黃忠久歷世事,他深深理解漢王這句話的深意

    六萬曹軍在高邑縣已被近四十萬漢軍圍困了三天,士兵低迷,軍心已崩潰,所有將士都知道鄴都已城破,曹軍將士皆無心戀戰,就等待著主將下令投降的一刻。

    入夜,胡笳十八拍凄涼的樂聲從四面傳來,樂聲凄婉悠長,充滿了對家鄉和親人的思念,無數曹軍士兵都走出大帳,在月光下呆呆地聽著遠方傳來的樂聲。

    士兵們跪倒在地,淚流滿面,連守衛營門的數千虎賁衛騎兵也黯然神傷,無心再為夏侯惇賣命,紛紛丟下兵器,返回營帳。

    沒有了虎賁衛的阻攔,曹軍營門大開,無數曹軍士兵脫去盔甲,丟棄兵器,成群結隊地涌出營門,高舉雙手向遠處的漢軍大營走去。

    中軍大帳內,夏侯惇獨自一人坐在桌前飲酒,他身旁已丟棄了十幾個空酒壺,夏侯惇一杯接一杯地飲酒,他已有七成酒意。

    這時,一名親衛慌慌張張跑來稟報:“大將軍,軍營已失控,逃兵太多,實在擋不住了。”

    夏侯惇就仿佛什么都沒有聽見,依舊在一杯一杯喝酒,這時,他的心腹部將趙開奔來高聲道:“大將軍,快走,我們可混在降兵突圍出去。”

    夏侯惇站起身,對身邊親兵緩緩道:“你們都去準備吧!我稍微收拾一下東西,這就出來。”

    親兵們都紛紛離帳去準備戰馬兵器,夏侯惇卻從旁邊劍架上取過自己的寶劍,他將寶劍慢慢抽出,劍刃寒光閃閃,鋒利異常。

    這還是袁紹的佩劍,二十年前,魏公親自將這把劍贈給了自己,他曾舉劍發誓,劍在曹軍在!

    “真是天意啊!”

    夏侯惇忽然慘然一笑,橫劍向脖子抹去,一抹血噴出,一代猛將夏侯惇就此自盡身亡

    主將夏侯惇自盡身亡,曹軍大勢已去,張遼、郭淮和許褚舉兵向漢軍投降,最后的六萬曹軍在四十萬漢軍的圍困中消亡

    三天后,劉璟在一萬騎兵護衛下,從鄴都北面緩緩進入了這座舊漢王朝最后的都城,街道兩邊,家家戶戶擺上香案,跪地迎接漢王殿下入城。

    這一刻,劉璟心潮起伏,從柴桑起兵,征戰近十八年,他終于攻破最后的阻礙,統一了天下。

    那一幕幕戰爭又緩緩從他眼前流過,所有的事情就仿佛發生在昨天,可是,又過去了多少年。

    劉璟來到了鄴宮前,鄴宮已經被漢軍封閉,太后曹節被軟禁,幼兒皇帝也被請下了帝王之位,鄴宮前站滿了漢軍侍衛。

    這時,劉虎上前稟報道:“啟稟殿下,鄴都封庫閉宮,沒有發生任何混亂事件。”

    劉璟點點頭,“辛苦了!”

    他翻身下馬,快步向鄴宮內走去,司馬懿和諸葛亮兩人跟在他的身后,走在大殿前,劉璟仰望這座氣勢宏偉的主殿。

    他回頭對諸葛亮和司馬懿笑道:“不止一人勸過我,攻入鄴都后,要焚毀銅雀宮和鄴宮,要徹底斷絕曹魏和舊漢的王氣,你們二位怎么想?”

    司馬懿微微笑道:“曹操攻下襄陽后,有人勸他燒毀劉表的州牧府,但曹操說,王氣自在民心,除非你殺絕天下之民,否則王氣會從任何一個地方冒出來,這句話我轉送給殿下!”

    劉璟哈哈大笑,“說得好!王氣自在民心。”

    他大步向龍尾階上走去,十幾名侍衛跟在他身后,卻被劉璟一擺手攔住了,讓侍衛們在外面等候,他獨自一人走進了宣政大殿。

    大殿里寬闊而空蕩,這時,劉璟的目光落在了高高的象牙龍榻上,在長安也有這樣一只鑲嵌著金邊的象牙龍榻,那是至高無上的象徵,他卻從來沒有坐過。

    但今天,此時此刻,劉璟緩緩走上玉階,轉身在龍榻上坐下,他高高地望著空曠的大殿,想象著兩邊站滿了文武百官。

    他忽然有一絲莫名的孤獨感,但這種孤獨感只是一閃而逝,他胸中隨即涌現出一種傲視天下雄心壯志。

    劉璟躊躇滿志地站起身,是時候了,瑞兆該出現了。

    (全書完)

    =====

    老高照例要說幾句完本感言

    一萬個中國人就有一萬個三國。

    老高也不例外。

    從小就摯愛《三國演義》

    不知看了多少遍。

    我心中也有自己的三國。

    把自己的三國寫出來,

    也成為老高一直以來的心愿。

    但是....

    就像喜歡一道菜不一定就會做一樣,

    老高確實寫不出自己所渴望的那種感覺。

    這一年中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多多少少影響到了這本書的寫作。

    但這不是主因。

    主因是老高對這段歷史真的不熟。

    也買了不少這方面的史書,

    但始終逃不脫《三國演義》的桎梏,

    當然,本來就是為它而寫。

    有人說小說不是史書,

    不用太遵循歷史。

    其實不是那么簡單。

    就像學打算盤,

    首先要背下珠算口訣,

    然后再忘掉珠算口訣一樣。

    寫歷史小說也是如此。

    首先要理解透歷史,

    然后再忘記歷史,

    才能信手寫出一本好書。

    要給讀者一桶水,

    首先自己要一口井。

    我對隋唐的歷史理解比較深入,

    但對三國的理解也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

    一本三國演義而已。

    自然寫不出歷史的感覺。

    終于結束了,

    不錯也好,垃圾也好,爽也好,爛也好。

    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已經結束了。

    然后我可以重新寫唐朝,

    寫這個讓我夢縈魂牽、和我深深結緣的朝代。

    有時候我甚至懷疑自己就是從大唐穿越而來。

    讓我們夢回大唐。

    新書已經在創世上傳。

    書名《大唐狂士》

    狂士者,

    志向高遠,勇于進取之士。

    屬于正能量的書,

    小朋友也可以看。

    諸位已經跟了老高一年多。

    為什么不多走幾步,

    看一看老高的新書呢?

    老高可是準備了一年啊!

    肯定值得一觀。( 兵臨天下 http://www.eukjce.tw/1_1565/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