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玄幻小說 > 炎武戰神 > 第2868章、守護者
    “雷皇,好久不見,威風依舊啊!”夜天狼滿臉笑意的打了聲招呼。

    “哪里,近千年不見天狼老兄,修為定是精進了不少吧。”雷皇笑道,伸手不打笑臉人,即便明知來者不善。

    “說笑了,夜某這份修為,哪能跟你比較,只怕這千年來,雷皇的修為也是有增無減吧。”夜天狼淡然道。

    “呵呵,本皇老了,對修為的追求已經不像以往那般執著了。這一屆皇榜爭位戰過后,本皇便想著以后過些閑云野鶴的逍遙日子。”雷皇笑了笑。

    “雷皇真是謙虛了,看來是想把機會讓給那些年輕人吧。”夜天狼微微一笑,銳利的目光便落在了凌天羽的身上,道:“對了,聽聞你們羅剎域,近日出了位了得的人才。”

    “不足一提,在你們夜叉域,這千年來不也是精秀繁出,說來一直都是我們羅剎域落后了呢。”雷皇滿是謙虛的回道。

    “怎會落后呢?聽聞有位叫煞星的年輕人,可是在短短半月不足的時間,接連戰勝兩位郡王,統霸兩大郡域,風頭正盛呢。”夜天狼道,目光緊視不離。

    “呵呵,只是傳聞而已,傳得多了,自然是有所夸大的成分。”雷皇淡然一笑。

    “我看雷皇就不必再謙虛了!”夜天狼直勾勾的盯視著凌天羽,笑問:“想必這位小兄弟就是近日名聲大盛的煞星郡王吧!”

    煞星!

    夜天狼可是故意提高了語調,幾乎在場所有人都注意向了這邊,目光紛紛匯聚在凌天羽的身上。而夜天狼的意圖也很簡單,故意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好讓認得凌天羽,屆時入了不歸獄,便得成為眾矢之的。

    雷皇早就知道夜天狼不懷好意,但可是與凌天羽交手過,心知凌天羽的實力,就是十絕修羅榜上強者也未定能為難得了凌天羽,即道:“煞星,這位便是夜狼城的夜天狼郡王,可是保留了三屆的十絕修羅封號者,資歷頗深,算是位老前輩,可不能失禮了。”

    聞言!

    凌天羽便抱拳道:“晚輩煞星,見過天狼前輩!”

    “不必客氣,說來本皇倒是有些事正好想要順道問你。”夜天狼語氣堅硬,面顯幾分陰沉。

    “前輩直言便是,晚輩定知而不言。”凌天羽道。

    “你可知夜風?”夜天狼問。

    “夜風?好像確實有點熟悉,容我想想。”凌天羽故意尋思著。

    裝!你裝!

    夜天狼已經竭力壓著怒火與恨意,沉著臉說道:“竟然煞星小兄弟如此健忘吧,那本皇便幫你好好回憶回憶!”

    “怎么?難道這夜風是前輩重要之人?”凌天羽故意問。

    “他便是我兒!”夜天狼面色陰霾,暗藏恨意的說道:“前段日子,本皇聽聞我兒,說要前去拜訪你,這事該記得吧?”

    “噢,前輩這么一說,晚輩倒是想起來了。”凌天羽恍然。

    “自從過后,便再未見我兒歸來,你竟是見過,那可知他去處?”夜天狼冷聲問,雖然知道毫無可能,但還是抱有著一絲小小的希望。

    “這去處晚輩就不好說了,不過貴公子倒是給我留了個禮物。”凌天羽道。

    “禮物?”夜天狼錯愕不已,問:“可否方便一睹?”

    “給前輩看倒不是問題,只是這禮物就有些尷尬了,為了前輩好,還是不看為宜。”凌天羽回道。

    “無妨,本皇能接受的!”夜天狼面色陰沉。

    “那好吧!”凌天羽暗暗一笑,便將夜風生前親筆立下的生死戰約拿了出來,飛到夜天狼的手中。

    夜天狼接在手上一看,勃然大怒:“生死戰約!這就是你說得禮物?”

    “是啊,白紙黑字,可是寫得清清楚楚,想必前輩也該認得貴公子的筆跡吧!”凌天羽笑瞇瞇的說道。

    “好膽!你明知是我兒,還敢取我兒性命!”夜天狼沉怒道,僅有一絲希望徹底破碎,殺機泄露,空氣間的溫度急劇降溫。

    “前輩節哀,我可都是按著修羅界的規矩來的,何況這生死戰約上寫得清清楚楚。若是晚輩實力不濟的話,那丟了性命的人可就是我了。”凌天羽顯得鎮定自若。

    “什么?這煞星竟然殺了風少?”

    “你是孤陋寡聞了,近日可是不斷有消息放出來,前段日子是這煞星故意放出重創閉關的消息,引得不少前去上門挑戰者,可都沒有活著回來呢。”

    “這些人有不少可都是十絕修羅封號者的旗下勢力,甚至是親密之人,像是夜風,便是天狼郡王的獨子呢。”

    “終究是年輕氣盛啊,這煞星惹上了那么多仇家,極其危險。若是入了不歸獄,可要躲著這瘟神,免得被遭殃。”

    眾人窸窸窣窣的議論著,都快將凌天羽推到風浪尖頭上了。

    夜天狼因為喪子之痛,對凌天羽恨之入骨,咬牙切齒道:“規矩是死的!我兒也只是年少不懂事,你大可給他吃點教訓,為何卻非得要傷他性命?”

    “規矩就是規矩,如果不是他想要乘人之危,致我于死地,也不必親手立下這生死戰約!”凌天羽淡然道:“總之,人死不能復生,我能理解前輩的心情,但現在晚輩唯一能作出補償的就是給你說聲抱歉!”

    “一個抱歉就可以換回我兒的性命嗎?你可知,他是本皇唯一的命脈!本皇在他身上傾注了多少的心血!難道你不怕,殺了我兒,你會遭到本皇的報復嗎!”夜天狼憤然道,釋放出來的煞氣越來越重。

    “天狼郡王!你這話有些重了,小輩們的爭斗是他們的選擇!何況貴公子可是親手立下了生死戰約,那便是生死不論!”雷皇突然沉聲道。

    這一聲!

    夜天狼可算是清醒了幾分,但眼中的殺機和恨意依舊是無比強烈,冷視著凌天羽說道:“煞星!你最好能在不歸獄中活著出來!屆時皇榜爭位戰,本皇必定不會放過你!”

    “前輩竟然這么看得起在下,若是晚輩能在不歸獄中僥幸闖關,那晚輩第一個挑戰的人便是你!”凌天羽不當示弱的回應道。

    “這煞星果然是夠狂的!”

    “可不是嗎?天狼郡王可是什么人,連占十絕修羅第四,無人能撼動,這煞星真是太自不量力了!”

    “說是這么說,可你們覺得這煞星還能在不歸獄中活著出去?”

    眾人議論不絕,雖說凌天羽名聲大盛,但怎么也是個后秀而已,傳聞還是在一個月之內提升上來的皇境修為,怎能和眾多早就在皇境修了成千上萬年的人相比?

    正說著!

    天地昏沉,變得極度壓抑,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漫天籠罩而來。頓時天地不寧,強烈動蕩,勁風肆虐,煞氣震天。

    強!

    其威能之強,威懾全場,毋庸置疑,來者修為絕對超越了修羅皇境。

    “域主嗎?”凌天羽愕然,這威勢的確達到了圣尊境級別。

    驚而!

    連綿群山之中,一尊威嚴巨大的虛影,像是從某處神秘未知的地方投影出來,威沉沉的懸浮在天地間。從影像上來看,像是位蒼蒼老者,目光炯炯,即便只是投影,但無形間帶來的威能甚是可怖,在場無不心驚,滿懷敬畏。

    “大哥,這位便是守護不歸獄的守護者滄溟,據說這位守護者大人,乃是修羅帝君的隨從老仆,論資歷要比三位域主還要高得多。”雷玄細聲道。

    “守護者?”

    凌天羽當以為是哪位域主,想不到在修羅界除了三位域主達到修羅圣尊境外,竟然還有這位修為更加深不可測的守護者,看來修羅界的水還是很深啊。

    此刻!

    滄溟威現,整個場面立馬靜謐下來,誰也不敢出言觸犯。

    不由!

    滄溟沉朗道:“又到我界千年一盛事,老夫在此歡迎各位的到來。”頓了下,又道:“想我界,人才輩出,但愿這一屆皇榜爭位戰,諸位會有更出色的表現!”

    眾人靜靜聞聽,不敢隨意出言。

    接著!

    滄溟又滿臉正色的說道:“規矩照舊,想要入修羅帝宮,須得通過不歸獄的考驗!若是想要上榜的話,須得斬獲足夠的戰分值!想必你們手中都頒發了各自的皇榜戰令,這也是你們收集戰分的憑證!絕不可丟失!按照以往的規矩,斬獲戰分有兩種途徑,一種便是可以斬殺不歸獄中的惡獸,按照惡獸的等級來評定占戰分值,只要實力足夠,速度快,也是個不菲的收獲!而第二種,規則不限,可以任意搶奪其它考驗者的皇榜戰令!紫金戰令為一千戰分,黃金戰令為五百戰分,白銀戰令為一百戰分,而青銅戰令則為五十戰分。但凡通過考驗者,須得達到一萬點戰分以上。至于最終的排位,取前三十者,所以諸位還是得盡可能的斬獲更多的戰分!”

    隨后,滄溟又道:“最后,不歸獄出口開啟都是隨機的,而且只有三次,時間不定,希望諸位在斬獲戰分的同時,不得貪功,否則三次出口開啟之后,將永遠留在不歸獄,必死無疑!若無異議,老夫即刻便可開啟入口!”

    異議?

    誰敢有異議?每屆的規則都是如此,極其殘酷,總會被淘汰掉一批人。( 炎武戰神 http://www.eukjce.tw/1_1559/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