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玄幻小說 > 炎武戰神 > 第2330章、好友團聚
    對于凌天羽來說,只是幾年光陰,可對于小熊他們,卻在造化圣殿苦苦熬了上千年,凌天羽心中深深愧疚。

    不由,凌天羽說道:“這個···小熊,你現在已經長大了,是個帥氣的小伙子了,咱倆就這么抱著不太適合吧?”

    小熊輕輕抽身,狡黠一笑:“嘿嘿,主人也是變得更加帥氣了,要是我是個女孩的話,鐵定非主人不嫁!”

    “哈哈!那你這輩子注定是沒機會了!”凌天羽得意大笑,不過想到小熊如今這身修為,不禁問:“對了小熊,于你如今的修為,應該恢復本體修為了吧?”

    “恩!”小熊點了點頭,笑道:“嘿嘿,沒想到邪王殿竟然隱藏著這么多的寶貝,要不然這整整上千年的時間可多無趣。所以主人不須自責,能在這里修煉成長也是我們的福運,畢竟我們與您本來就是差距巨大,如今倒好了,我們終于可以和主人并肩作戰了。”

    “這算是意外的驚喜嗎?”凌天羽笑了笑,細細的瞅了幾眼小熊,突然聯想到了什么,有幾分心虛的問道:“竟然你已經恢復了本體修為,那你體內的封印···”

    “女神大人早已不在了···”小熊面色黯然。

    “對不起,你是何時知情的?”凌天羽愕然問。

    “在玄天界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只是主人不說,我也不想讓主人為難,所以就···”小熊低聲道,面色傷感。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隱瞞的,我只是想要留給你一些希望,不想讓你傷心。”凌天羽滿是歉意的說道,沒想到小熊早就已經知道雪靈女神隕落之事。

    “主人別擔心,我沒事的,我竟然早就知道此事,如今時隔千年之久,便已想開了。”小熊微微一笑,但眼底深處的傷感是始終無法隱藏的。

    “那就好。”凌天羽輕輕點頭,也不想難得見面就讓氣氛變得那么尷尬傷感,便問:“對了,怎么就只有你一人,其他人呢?”

    “都在武煉空間打架呢。”小熊回道。

    “打架?”凌天羽一愣。

    “在邪王殿就只有我們幾人,總得尋些樂子吧。”小熊笑道:“嘿嘿,好啦,主人還是快些過去吧,大家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額···”凌天羽滿色尷尬,暗暗嘀咕著:“估計是開心得想揍我一頓吧。”

    ······

    武煉空間!

    嘭!嘭!~

    一道道殘影,疾空閃掠,毫無章法,進行著混亂激烈的打斗。

    “哈哈!小金!你出手慢了!”

    “魔炎!你竟敢偷襲!”

    “好你個邪王!竟敢傷我妻子!看招!”

    ······

    一聲聲叫喝,邪王與圣羽尊者等人正斗得十分激烈,雖然叫喝不絕,出手不俗,但常年累計的朝夕相處,他們已經產生了深厚的友誼,也有了共同的默契。

    比如像是邪王與魔炎,往日里常是板著臉,沒想現在竟然打得哈哈大笑,在凌天羽眼里倒是成了一處靚麗的風景。

    因為不知何時,凌天羽與小熊已經站到了武煉空間中,望著無盡虛空中激斗的熟悉身影,聽著那一道道笑聲。本來在蠻荒界就沒有多少算得上朋友的人,如今看到邪王他們所熟知的朋友伙伴,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感涌入心頭,頓時淚流滿面。

    更為驚喜的是,邪王他們的修為也得到了不可思議的提升,竟然都達到了準道境修為。而且無論是招式與身術,都不是尋常準道境強者所能相提并論的,在造化圣殿修煉千余年的確成果驚人,要不是有造化圣殿限制,估計沖擊道境也是有可能的。

    太高興了!

    本來還想著見到小熊他們怎么幫他們提升修為,畢竟蠻荒界的生存競爭實在是太激烈了,沒想到大家都變強了。

    “各位!~”小熊朗道。

    “熊老大!你這也太損了!竟然偷溜了!”一位滿頭金發的少年沖著小熊叫嚷一聲,雖然相貌有些變化,但還是能認出來是小金。

    當下!

    小金便第一個沖了過來,本來目光是匯聚在小熊身上,可看到小熊身旁站著的凌天羽之時,突然身形一頓,面色驚怔,激動大呼:“老老大!!”

    老老大!?

    邪王他們立馬停住了戰斗,循聲望去,在見到小熊身旁站立著一位英俊瀟灑,氣質非凡,滿臉笑意的青年之時,頓時間所有人都面色呆滯了。

    良久!

    “主人!”

    “師弟!~”

    “臭小子!”

    ······

    眾人驚呼一聲,狂喜不已。

    可邪王見到凌天羽的時候就萬分不爽了,咬牙道:“凌小子!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本王賜你邪王殿!你倒是把我們給活活的關押了上千年!你這是把我們當囚犯嗎!看本王不狠狠修理你!~”

    說罷!

    邪王化作一道殘影,宛如閃電之勢,破空而來,運起幾分氣道,狠狠一掌擊去。不是說邪王出手無情,而是邪王現在根本看不透凌天羽的深淺。

    眼見著!

    兇掌將至,凌天羽滿臉笑意的迎出一掌,擊碰過去。

    轟!~

    氣波震蕩,邪王紋絲不動,凌天羽卻足足被震退了好幾步,然后立馬一副惶恐的樣子,抱拳道:“邪王前輩威武,小子甘拜下風!”

    “少來!”邪王怒紅著臉,憤然道:“別以為本王不知道你是在故意放水!那本王告訴你!本王不吃你這一套!你現在給本王認真點!本王想要憑真實力揍你一頓!”

    “邪王老兄,別鬧了。”圣羽圣尊他們閃身而來,滿臉喜色的笑道:“師弟!我們苦苦盼了你上千年,可算是盼到你了!”

    “嗚嗚,老老大,總算是見到您了,我想死你了!”小金熱淚盈眶,即便是成熟了許多,但在凌天羽面前始終像是個沒長大的孩子。

    “宗主!”魔炎倒是直截了當的打了聲招呼,但內心的喜悅還是明顯的表露出來。

    “恩恩!”凌天羽連連點頭,雙眼泛紅,望著眼前熟悉的親朋好友,所經歷的苦楚都徹底的忘記了,唯有著濃濃的喜悅。

    可邪王就是難以解氣,憤然道:“上千年!你們也知道我們在這里待了一千多年!都是因為這個可惡的小子!不可饒恕!”

    “邪王前輩,師兄,嫂子,小金,魔炎,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會出現這次意外,但我絕對不是有心想要拋棄各位!因為在蠻荒界實在是發生了太多的意外,就是為了奪回邪王殿,我也險些豁出了性命。如果各位能夠原諒我的話,請允許我能好好解釋所有的一切。”凌天羽滿是歉意的恭身道。

    聽到這話,邪王的怒火倒是降了幾分,沉聲問:“大牛那家伙呢?就算是出了意外!他應該在邪王殿才是!~”

    “大牛他···”凌天羽一時不知如何解釋。

    而邪王見凌天羽一時答不上來,便誤會以為大牛出了意外,便猛地上前揪著凌天羽,雙目赤紅的叫嚷道:“凌小子!你倒是給本王說清楚!大牛他到底怎么了?”

    “邪王前輩先別激動,大牛他很好,只是發生了那么多的事,哪是一言兩語能說得清楚,你能不能讓我好好把事情慢慢解釋?”凌天羽說道,對于邪王火爆的燥脾氣,凌天羽也感到非常無奈,但現在卻非常享受這種熟悉的感覺。

    “邪王大哥,我看小兄弟在外面定是吃了不少苦,他能回來,就意味著他一直都沒有想過拋棄我們,先讓小兄弟好好解釋清楚吧。”月欣兒柔聲道,比起邪王來說,月欣兒倒是要細心多了。

    邪王輕哼一聲,悶悶不樂的說道:“說!就給你說!要是你無法讓我們信服的話!那本王一定會狠狠的修理你這小子!”

    “邪王前輩息怒,我這便說。”凌天羽訕訕一笑,便從如何遺失邪王殿開始,然后在簡單概述了蠻荒界現在的情勢與境況,再到后來奇跡般的遇上大牛。除了隱去一些兇險的經歷,其它所發生的一切都悉數告知。

    當邪王他們耐心聽完凌天羽的解釋,邪王就是心底存著再大的怒火,這一下都被冷水給澆滅了,支支吾吾的說道:“這個···那個···好了,矯情的話本王可說不出口,就姑且原諒你吧。”

    “多謝邪王前輩諒解。”凌天羽暗暗松了口氣。

    “這么說的話,現在在蠻荒界我們正面臨著嚴峻的威脅?”圣羽尊者緊皺著眉頭。

    “怕啥!”小金滿是興奮的笑道:“咱們在這里悶了那么久,正瞅著找不到對手呢,現在正好可以跟著主人出去大殺四方了,我現在都快餓死了!”

    “那是不是說,如果我們現在出去的話,就可以渡劫了?”魔炎突然道。

    “哈哈!我早就等了好久了!”小熊大笑道。

    “不錯不錯!等咱們出去之后,就尋處地方,一起渡劫!”小金振奮大笑。

    而凌天羽則是完全傻眼了,自己在蠻荒界打滾幾年,歷經幾年,好不容易混到如今境界。而邪王他們倒好,剛見面一個個就喊著要渡劫,這太沒天理了吧?

    “這個···其實我不贊同各位急著渡劫。”凌天羽忍不住說道。

    “怎么?你這是在妒忌我們嗎?”邪王白了眼。

    “不是這個意思,一來現在蠻荒界形勢嚴峻,要是再冒出幾個準道強者渡劫的話,我實在無法想象會發生什么。二來蠻荒界的環境尤其惡劣,你們需要一個適應過程,但你們放心,等適合的時機,我一定會幫你們渡劫的。”凌天羽說道。

    “恩,主人說得沒錯,蠻荒界現在的形勢非常復雜,尤其是神族勢力,在蠻荒界勢單力薄,確實不宜鬧出太大的動靜。”小熊肅然道:“而且現在主人是在雷族,雷族在神界可是威名顯赫的戰神家族,我們不如先留在雷族修煉一段時間,定會有極大的收獲。”

    “那就這么決定吧,反正本王無所謂,只要有對手就成,不然勞資都快悶臭了!”邪王氣哼哼的說道。

    這時!

    凌天羽望向圣羽尊者,笑道:“對了,師兄,嫂子,我已經找到小夢和沙族了,他們就在這蠻荒界!”

    “小夢!”圣羽尊者兩夫婦激動萬分。

    “小兄弟,那小夢他們呢?現在在哪?”月欣兒急切的問道。

    “嫂子別急,也別擔心,小夢他們過得很好,只是有些特殊原因我還無法帶他們過來見面。不過你們放心,近期我一定會想辦法把小夢送過來。”凌天羽正色道。

    “恩恩!謝謝!”月欣兒滿是欣喜的攥著圣羽尊者的手,雙眼淚水朦朧,喜極而泣的說道:“羽,你聽到了嗎?我們終于找到孩子了,我們一家終于可以團聚了。”

    “嗯···”圣羽尊者沉沉點頭,雙目紅潤,所有的苦楚都值了。

    “對了!”小熊突然說道:“主人,我想有處地方您必須得去一趟,可能事關及邪王殿的一些更深層的秘密,您一定會感興趣的。”

    “帶我過去!”凌天羽道,竟然造化圣殿是神尊遺物,自然不會僅僅如此簡單。畢竟照現在來說,凌天羽并沒有完全解封造化圣殿。( 炎武戰神 http://www.eukjce.tw/1_1559/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