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玄幻小說 > 炎武戰神 > 第1532章、制伏云龍
    此刻!

    儔云天正來來回回的掃視著凌天羽,許久不發一言。

    凌天羽面色虛白,冷汗淋淋,更是兩股顫顫,一直低著頭,正眼都不敢看儔云天的一眼。

    好久!

    儔云天似乎沒了耐性,面帶不悅的說道:“怎么?見到為師也不下跪?”

    下跪?

    這怎么可能,就算是這具軀體的原主人不是自己,但現在可是自己的意志在操縱,這個身體在下跪,也就等于凌天羽下跪。

    突然!

    凌天羽靈機一動,計上心來,然后兩腿抖得更加厲害了,顫顫巍巍的說道:“弟子心覺師尊生怒,心有懼怕,這兩腿便不聽我使喚了!”

    儔云天臉一黑,喝斥道:“真是沒用的廢物!”

    “是、是,師尊教訓的是,弟子就是個沒用的廢物。”凌天羽惶然道,心底卻暗松了口氣,這借口雖然爛得點,但沒讓儔云天起疑心。

    儔云天越看越氣,哼道:“為師懶得再訓斥你,現在為師尋你過來,是為了關于這番你與如霜那丫頭的傳聞,可以跟為師說說是怎么回事嗎?”

    凌天羽眼珠子一動,狡黠的笑道:“師尊,不瞞說,此番下山除魔,意外突生,而弟子正巧遇上個機會,救了如霜師妹的性命。也許如霜師妹覺得弟子有恩于她,再讓她想起那日五峰交流盛會對我的羞辱,心中定是愧疚難當,如此我們的關系才會有所回轉。”

    儔云天眉頭一皺,倒是沒有懷疑凌天羽的話,只是對此大為不滿,說道:“少揚!不是為師說你,我們修武中人,重在于潛心修行,可不能因為兒女情長之事而牽制了自己的前程。畢竟你可是在云龍之后為師最負希望的弟子,你可不能讓為師失望啊。”

    “師尊所言極是,不過弟子怎么可能會因為兒女情長之事而耽誤了自己的前程呢?何況如霜那女子心機惡毒,五峰交流盛會對弟子的羞辱,沒齒難忘!弟子不過是想要借用這次機會,逃討好與她關系,畢竟她現在還沒有服下通元丹,等得到此丹,弟子便會狠狠的與她撇清關系!”凌天羽面色陰險的說道。

    “噢?”

    儔云天雙目一瞇,滿臉笑意的說道:“呵呵,孺子可教也,不枉為師苦心栽培于你。”

    “是師尊教導有方。”凌天羽微微一笑。

    教導有方?

    儔云天怎么感覺聽著怪怪的,但也沒怎么上心,沉著臉說道:“少揚,竟然如霜那丫頭還沒服用通元丹,你得盡快得到手,你云龍師兄破關在際,急需此丹。”

    “云龍師兄?”凌天羽愕然,可想而知儔云天對那個云龍還是挺偏心的,畢竟可是他的義子。

    “少揚啊,你該知道,你云龍師兄就差些火候便能突破修為。至于你的話,不是為師偏心,而是你的修為還遠遠不足,這顆通元丹還不太適合你。而且為師也特地跟幾位元老商量過了,雖然五峰交流盛會上你不幸失敗了,但你的天賦與潛力在二代弟子中都是佼佼者,等這事風頭過了,諸位元老會考慮破格晉升仙皇宮的首席弟子。”儔云天語重心長的說道。

    聽到這話,凌天羽暗暗一笑,看來夢庵魔針的事情,這儔云天是不知情,便討好似的笑道:“多謝師尊,不過請師尊放心,弟子一直都覺得這顆通元丹給我服用只會是暴斂天物。而云龍師兄往日里對我非常照顧,我本當初奪下冠軍之后,便想將此丹親手送給云龍師兄。”

    “呵呵,本來為師還擔心呢,你能這樣想就好了。畢竟同門弟子,就是要互相幫助。”儔云天滿意一笑,道:“好了,為師也沒別得事問了,這幾天想必在外面你也受了番折騰,先好好回去潛心靜修吧。”

    “是,多謝師尊,那弟子就先行告退了。”凌天羽拱手行禮,唯唯若若的退出了大堂。

    待凌天羽離去之后,儔云天深眉鎖眼,暗暗嘀咕:“為何總是感覺這小子有些說不上來的古怪呢?也許是錯覺吧,看來他也是認清現實了。”

    ······

    離開萬云閣,凌天羽氣定神閑,這事算是瞞過了。

    隨后!

    凌天羽沿著石階,悠閑的踏步而下。特別要說得是,這每座峰的弟子,唯有優秀的弟子,才能配有獨立的洞府。至于那些小弟子的話,就只能在山腳下努力苦修了。

    循著少揚的記憶,凌天羽來到了原來少揚所在的洞府中。可剛到洞口,凌天羽便感覺到里內已經多了一股氣息的存在,看來早已恭候多時了。

    “呵呵,找得可真快!”凌天羽暗暗一笑,早就想看看這個云龍到底長得什么挫樣。

    不由!

    凌天羽若無其事的走入洞府中,遠遠的便見到,一道背影正站到里內。

    “云龍師兄?”凌天羽輕聲喚道,語氣之中,含有有些懼意。

    “哼!你還記得我是你的師兄?”一道冷哼,背影狠狠的轉過來,一雙如刀劍般銳利的眸子,冷冷的對著凌天羽掃視而來。

    這一見!

    生得倒是有模有樣的,面色白凈,瓜子臉,劍眉星目,倒真有些俊逸。一副很臭屁的樣子,感覺應該是個很自負的人。

    不錯!

    這位青年,便是云龍,仙皇宮的首席精英弟子,早在百年之前,便已經達到了斗轉九重境修為,備受仙皇宮的栽培。

    “記得,當然記得。”凌天羽訕訕一笑。

    “少跟我嬉皮笑臉的!我讓你去辦的事情!結果呢?倒是跟那個賤胚子給搞上一快了?”云龍怒氣沖沖的叫道。

    賤胚子?

    凌天羽眼中深藏寒光,但云龍的修為不俗,凌天羽是能對付,但神域的氣息根本不能泄露出去,而且現在動靜鬧大了也不利于計劃。

    “不、不,師兄你這是誤會我了,我怎么可能會喜歡上那個女人呢?難道師兄不覺得我與她的關系有所回轉嗎?她現在還沒有服用通元丹呢,等我與她關系更親近些,說不定那顆通元丹就會送給我了。”凌天羽笑瞇瞇的說道。

    “送?什么時候?你能保證她這幾天不會服用通元丹?”云龍面色陰沉。

    “請云龍師兄放心,我一定會盡力說服她。”凌天羽笑道。

    剛說完!

    云龍猛的閃身過來,狠狠的一把手緊揪住凌天羽的衣物,爆瞪著雙眼憤然道:“師尊可能會吃你這一套!但我還不了解你這小子的心思嗎!我看你這小子就是鬼迷心竅了!被那個賤女人給迷得犯渾了!”

    “師兄,你這是何意?”凌天羽面色一寒。

    “何意?”云龍冷凜道:“你竟然有機會靠近她!為何不直接把我交給你的那根魔針制服她?還何須這么麻煩?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不過是心里一直想要博得她的芳心,不舍得下手而已,難道我有說錯嗎?”

    “師兄,再怎么說,她也是同門弟子,何況又是位弱女子,師弟若真對如霜師妹下毒手,良心上有些過意不去。”凌天羽弱弱的說道,手中已經暗暗準備好了那根夢庵魔針。

    “良心!就你這廢物還有良心嗎!”云龍怒然道。

    “是的,這廢物是沒良心,但我的良心可真是妥妥的,專殺你們這些陰險卑鄙的畜生!”凌天羽雙目一凌,語氣與聲音都突然變了。

    “呃!?”

    云龍眼瞳急縮,突然有種恐懼的感覺,涌上心頭。

    咻!~

    一道尖細的寒光,如此距離,再加上云龍沒有絲毫的反應和防備,一擊即中,凌天羽狠狠的將那根夢庵魔針刺進云龍的丹田。

    云龍盛怒,正欲揮拳教訓凌天羽。可突然丹田猛的傳來一陣劇痛,然后驚恐的感覺到,自己的全身力量被一股奇異邪惡的力量瘋狂吞噬。

    噗通!~

    云龍沉沉的倒落在地,雙手捂著下腹,面色慘白,虛汗狂流,痛苦萬狀,又暴怒萬分,怒視著凌天羽痛苦的咬牙罵道:“少···少揚···你···你對我到底做了什么?”

    “以牙還牙,你懂的。”凌天羽良有趣味的笑道。

    “魔針!?”云龍雙目爆瞪。

    “聰明!”凌天羽打了個響指。

    云龍暴怒萬分,想欲掙扎反抗,可現在是痛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咬牙切齒的狠色道:“不···你···你不是少揚那廢物···他···他沒這膽子···”

    “沒錯,我的確不是那個廢物,不過以我所知,那廢物平日里心底對你可是積怨頗深,我現在倒是幫他了一把呢。”凌天羽笑意盈盈。

    “你···你這個卑鄙的家伙···你···你到底是誰?”云龍爆目切齒,恨然道:“難···難道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這···這是仙武府···由不得你放肆···”

    “呵呵,大爺我今天就想要在這里好好放肆!”凌天羽不屑一笑,猛的一掌,狠狠的印入云龍的丹田,僅憑氣力,重擊了番云龍的丹田。

    云龍痛苦萬狀,本來魔針就在吞食著他的修為,如今可是雪上加霜。全數的力量,再無任何阻止之下,很快云龍的全身修為便被魔針給抽光了。

    這一刻!

    云龍面如死灰,是徹底的絕望了,數百年苦修所得的修為,一切付諸流水。雙目爆滿血絲,硬是撐起一股氣罵道:“你···你這個畜生···我一定會讓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的人只有你而已,沒想到你堂堂仙皇宮首席弟子,行事卑劣,竟為一己私欲,意圖借助他人之手,殘忍迫害一名弱小子,你這賊子與魔鬼有何區別!就是下地獄,閻王爺都得惡心你!”凌天羽面色一狠,猛的抽出云龍丹田中的魔針。

    然后!

    凌天羽手中現出一具爆嬰,以某種手段,直接打入云龍的丹田中。

    “這···這是什么?”云龍痛苦更盛,感覺現在連生命掌握權都完全喪失了。

    “能讓你閉嘴,也能要你小命的東西!”凌天羽面色森寒,轉運微許之力,像是拿著棉花般的一樣揪著面色萎靡不振,恐懼萬分的云龍。

    而后!

    凌天羽就這么一手像是扶著云龍,一步步的朝著洞府外走去。

    !!( )( 炎武戰神 http://www.eukjce.tw/1_1559/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