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玄幻小說 > 炎武戰神 > 第1411章 鐵掌柜
    不時!

    凌天羽跟著那位男子走入了一處暗‘門’,暗‘門’里面是一處狹窄的深暗隧道。伸手不見五指,只能‘摸’黑而行但走在這隧道里面都是冷森森的感覺,令人發‘毛’。

    一直,到隧道的盡頭,顯現出一座石‘門’。

    石‘門’上雕刻著奇異的圖騰,凌天羽可以隱隱感覺到,在這石‘門’上設下了些禁制。若要強攻的話,怕是不易破了這禁制。但這也不奇怪了,畢竟里內可能是藏寶重地,怎么可能會沒有防衛措施呢?

    “呵呵,鐵掌柜已經和我打過招呼,老先生在這靜候便是,晚輩就先告退了。”那位男子笑道,畢恭畢敬的行了禮,方才退下。

    而凌天羽就這么‘挺’直身板,站到石‘門’前。

    忽然間!

    一股無形的異力,從石‘門’中釋放了出來,彌漫在凌天羽周身,明顯這是對凌天羽的試探。

    凌天羽自是明白,但依舊是泰然自若,只要自己不想被人察覺,休想能看透了自己。同時也收斂住了身上的氣息,看上去不過平常。

    許久!

    “嗡!”得一聲!

    石‘門’沉沉開啟,一道幽暗的光線,幽幽的襲身而來。

    “呵呵,老先生,真是怠慢了,我行動有些不太方便,你直接進來便可。”一道沙啞刺耳的聲音從暗室里面回傳了過來。

    凌天羽眉頭微皺,滿腹驚奇,可依舊是面‘色’平靜,緩緩的漫著步子,走入暗室之中。

    略微打量,這間暗室十分寬敞,墻壁上忽暗忽明的掛著幾盞油燈。里內雜‘亂’無序的堆滿了各種奇珍異寶,甚至還能看到些活蟲毒獸在籠子里面活動著,只是這里面的氣味有些讓人覺得惡心,四處都是些發腐或是‘藥’水的味道。

    凌天羽心想,這暗室里面藏著的寶物可真不少吧?如果這位鐵掌柜真有問題的話,凌天羽倒是考慮將這里面的東西給收刮了。

    不由!

    凌天羽走到暗室的盡頭,那里有座書桌,七零八落的‘亂’放著些各種雜物,想象的出來這位鐵掌柜的生活并不檢點。

    “呵呵,寒舍不雅,還請老先生見諒。”又是那沙啞刺耳的笑聲,在那書桌后面,十分詭異般的突然冒出一道身影。

    乍一見,凌天羽猛嚇了跳。

    眼前,是一位相貌極其丑陋的老頭,蓬‘亂’的枯黃‘色’頭發,凹凸不平的面容,滿臉都是黑疙瘩,而且還少了一只左眼,里面看起來空‘洞’‘洞’的,十分惡心。而這老頭只有身高六尺,矮小枯瘦,似乎還是雙‘腿’殘疾,以至于坐著輪椅。

    衣冠不整,邋遢不堪,真難和一位店主掌柜的身份聯想在一起。特別是笑起來的時候,滿嘴齒牙又黑又黃的,差點讓凌天羽吐了。

    同時間!

    那位丑老頭也在細細的打量著凌天羽,讓他驚訝的是,似乎根本就完全看不透凌天羽。之所以能讓凌天羽進到這里,一就是那丑老頭自恃有幾分實力,二就是并無從凌天羽感覺到有敵意,像在這圣龍城,那丑老頭想來也是接觸甚多,所以倒不懼怕凌天羽,只是充滿著好奇而已。

    穩定心神,凌天羽淡然問:“你就是鐵掌柜?”

    “是的,正是老夫。”丑老頭回道,也便是姚龍閣的閣主,外人稱他為鐵掌柜。

    “呵呵,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啊。”凌天羽淡淡一笑。

    “客氣了。”鐵掌柜笑瞇瞇的問道:“敢問老先生來此姚龍閣是需何物呢?”

    “我要火龍‘精’。”凌天羽回道。

    “火龍‘精’?”

    “是的,別說這里沒有!”

    “當然有,只是火龍‘精’作為稀有之物,按照我們姚龍閣歷來的規矩,老先生須得幫我們姚龍閣完成一件事。”鐵掌柜笑道。

    “說吧!”凌天羽兩眼直視著鐵掌柜。

    “老夫看老先生的修為不凡,絕非尋常中人,這件事對老先生來說應該不難。”鐵掌柜面‘色’‘陰’霾,說道:“只是在此之前,恕老夫得罪,得記錄下老先生您的身份名諱,畢竟我們姚龍閣可不做無名的生意。”

    “老夫向來是過著與世無爭的時候,若非欠缺一些煉器材料,老夫也沒這閑致尋到這里,所以老夫向來不喜被人問及名諱。”凌天羽面‘色’平靜的回道。

    “隱修者?”

    鐵掌柜凝視著凌天羽許久,畢竟實在是看不透凌天羽,但可以感覺到凌天羽的修為不俗。最重要的是,這無緣無故的,也不會是什么仇家,鐵掌柜倒是沒覺得有什么異常。

    “怎么?如果是這么麻煩的話就算了,老夫便到別處尋去!”凌天羽面‘色’不滿。

    “不、不,老先生是誤會了,老夫可無這意思,竟然老先生不喜被人問及名諱,那倒也罷。”鐵掌柜訕訕一笑,不忙又道:“對了,聽老先生急需于火龍‘精’,想來老先生對煉器之術頗有造詣吧?不如就這樣吧,這火龍‘精’可以送你,你也不必幫我們姚龍閣,不如就留在這里些日,也可為我指點‘迷’津,畢竟老夫對煉器方面也頗有些研究。”

    “不必了,老夫沒這么多時間,要做什么事就盡管開口,老夫還想著需要火龍‘精’。”凌天羽毫不客氣的說道。

    鐵掌柜緊皺眉頭,面‘色’僵硬的笑道:“呵呵,那好吧,這火龍‘精’就送給老先生吧,就當作朋友之間的禮物吧,以后可多多來往。”

    凌天羽微驚,這個丑老頭可真會跟別人打關系,搞得凌天羽都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應話了,可小熊的聲音卻突然在凌天羽的腦海中響起:“主人!總算是被我看透了,這老頭身上有股妖氣,絕非屬于人類。只是使用了某種特殊秘術,才隱匿住了身上的妖氣,這可十分了得,怕是通神境強者都無法將他看透。而且這老頭身上還隱藏著一股很重的戾氣,絕非善者,主人可要當心!”

    “妖氣!”

    凌天羽心驚不已,竟然這樣扯來扯去的也套不住什么話出來,心里想著就干脆開‘門’見山吧,便道:“不必了,老夫不喜歡欠著別人的東西,竟然那火龍‘精’是稀有貴物,老夫自然也不會白拿,不如就由老夫身上的一件物品作為‘交’換吧。”

    “那好吧,竟然老先生執意如此,那便將此物‘交’由給我瞧瞧。”鐵掌柜半瞇著雙眼,心底早就感覺到凌天羽的不凡,說不定還真能討個便宜回來。

    不由分說!

    凌天羽便直接將一個黑匣子攤在了書桌上,然后嘴角暗笑,犀利的雙目直勾勾的盯著鐵掌柜,可好好看看這位鐵掌柜會是如何反應?

    沒錯!

    這黑匣子便是當初林玄德所暗中收得的黑匣子。

    果然!

    那位鐵掌柜一見到眼前這似乎有些熟悉的黑匣子,臉‘色’產生了微妙的變化,但也心底可能認為只是巧合而已,即問:“敢問老先生里面是何物?”

    “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不過我想你會明白的。”凌天羽漠然道,表情倨傲,仿佛正在欣賞著鐵掌柜那豐富多彩的表情。

    “恩···”

    鐵掌柜微微點頭,然后伸手觸去。

    旋即!

    黑匣子緩緩被打開,一顆血淋淋的骷髏頭豁然展現在鐵掌柜的眼前。直接雙目圓瞪,震驚萬分,然后抬頭盯向凌天羽,突然間多了幾分警惕,甚至在蓄聚著某種殺氣。

    “鐵掌柜,可否認得此物?”凌天羽玩味一笑,其實現在已經可以十足的確定,暗中送給林玄德這個黑匣子的人就是這位鐵掌柜了。

    鐵掌柜也不是傻子,竟然人家都親自將此物送上‘門’來了,十有***是懷疑上了自己,便‘陰’沉著臉問道:“你到底是誰?此物是從何而得?”

    “我是誰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一個妖界中人,藏身在人族地界之中,更是使用卑鄙手段,禍害林府,你到底有何居心!”凌天羽鐵鏘鏘的問道。

    “呵呵,雖然老夫聽不明白你說得是何意思?但看來老先生不像是什么貴客了!”鐵掌柜面‘色’森霾的笑了笑,蓄勢已久的殺氣,突然間一舉爆發,雙瞳更是邪光四‘射’。

    咻!~~一記痕光,宛如鷹爪般的手爪,勁道破空,兇勁十足,直接正面擊向凌天羽的‘胸’口。

    這一掌的威力,起碼在斗轉八重境之間。

    可就在面對如此兇勁的攻擊,凌天羽依舊面不改‘色’,嘴角邊更是勾起了一道極其不屑的笑容,就這么原地站立著。

    只是,當鐵掌柜這一掌要擊中凌天羽的時候,突然臉‘色’大變,震駭萬分。因為這一掌打在不像是在實物上,而是在空氣中一般,竟然從凌天羽的身體里面虛透了進去。

    凌天羽目光一凌,鬼魅閃身,側身一轉,身體由虛轉實,騰然一掌,直接扣住了鐵掌柜的右臂,冷凜道:“先廢了!~”

    噗嗤!~狠狠一扯,力勁之強,鮮血噴濺,凌天羽竟然活生生的將鐵掌柜的整個右臂給扯了下來,然后靈火一涌,直接將鐵掌柜的手臂焚燒得個干干凈凈。

    “啊!~”

    鐵掌柜慘叫一聲,整個人踉蹌著往后撞擊在墻壁上。滿臉怒‘色’,雙目兇光萬狀,咬牙切齒道:“該死的賊人!你竟敢傷老夫!”

    “傷你只是前奏,重頭戲還在后頭,因為我會讓你付出最慘重的代價,讓你深刻的明白,禍害林府是何等下場!”凌天羽冷凜道,面如刀削,酷勁十足。--31793+dsuaahhh+24794038-->( 炎武戰神 http://www.eukjce.tw/1_1559/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