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玄幻小說 > 炎武戰神 > 第1206章 變改規則
    ads_wz_txt;

    <center>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 </center>

    高日懸空,呼聲如雷,激情澎湃。(更新最快最穩定)

    東院代表凌天羽,西院代表皇埔少奇,南院代表戰雄以及北院代表夜融,四大分院的參賽選手都已到場。意氣風發的并排而立,贏得全場的歡呼和羨慕。

    其中,凌天羽尤為搶眼。

    但凌天羽卻一副頗為煩躁的姿態,畢竟歷來舉辦盛會,都會有著繁瑣的儀式,以及主辦方的慷慨致辭。沒個把時辰的,那是不會開始的。

    果然!

    在經過一番繁瑣的儀式,以及四大院長和鎮殿長駱煬那熱汗淋淋的輪番致辭,武斗總比終于舍得拉開序幕了。

    這一屆的武斗總比,由西院院長左一丘主持。

    不由,左一丘起身而立,剛一展身,瞬間便閃入了武斗臺上。

    瞬移!

    斗轉境強者應有的能力!

    這左一丘,生得瘦骨如柴,弱不禁風的樣子。但修為可不俗,斗轉七重境修為,僅次于擁有斗轉八重境修為的羅天通。

    且刻!

    左一丘掃視全場一眼,朗聲道:“老夫很榮幸,能夠擔任這屆武斗總比的主持人,相信對于武斗總比的規矩和獎勵規則大家都已熟悉不過了,老夫也就不再過多言訴。”

    停頓了下,左一丘揚手一揮,身前便凝現出一道金色光團,又道:“為了比賽的公平、公正,老夫特此煎將四顆抽簽球藏入斗元力中。抽到同色球者,將分為對決一組,現在,就請四位分院參賽代表入場抽簽!”

    語落!

    酷愛表現的戰雄,大步躍上,一掌穿透入金色光團中,一顆像是玻璃球般的黑色小球便抽了出來,然后平方在掌心。

    “恩!南院代表抽得黑球,下一位!”左一丘朗道。

    聞聲!

    皇埔少奇與夜融同時望了眼凌天羽,可這一看,他們直接無語了,敢情凌天羽是在睡覺。無奈之下,二人便很默契的同時躍入武斗臺。

    “皇埔兄,你先。”

    “還···還是你先。”

    “不,你先。”

    “還是你。”

    兩人一入場,并沒有立刻抽簽,而是你推我崇的,備是忐忑。

    這兩人的意思都很明顯,誰也不想和凌天羽或是戰雄分這兩個**分到一組。要是他們兩人分到同一組的,便可擁有競爭第二名的資格。

    畢竟,能夠獲得獎勵的,也就只有第一名和第二名而已。

    但左一丘可耐不住了,黑著臉喝道:“你們兩個磨磨唧唧的在干什么!是不是不想比了!是的話就滾下去!別浪費時間!”

    兩人嚇了跳,暗暗的祈禱了聲,忐忑的一同伸入金色光團中。

    這一刻!

    所有人都緊緊的望著場上的二人,顯然也并不希望他們抽到同色球,不然這樣感覺沒那種刺激和期待感了。(更新最快最穩定)

    所幸,順從大意。

    當皇埔少奇和夜融拿出抽簽球的時候,兩人如同同是天涯淪落人般的對望了一眼,那樣子敢情像是要淚奔了。

    沒錯!

    正是一黑一白!

    意味著,他們終究還是得去面對那兩個**。

    “沒出息!”左一丘輕哼了聲。

    兩人苦逼著臉,便悻悻的退了下去。

    三人抽簽完畢,結果已經很明顯了,不用說這最后一顆抽簽球是白球了。

    “東院代···”左一丘話到一半,便看到凌天羽正不為所動的閉著眼打著呼嚕,這不明顯不把圣院的武斗盛會放在眼里嗎?

    旋即!

    左一丘手一翻,白球握手,運起一股力道擲向凌天羽。

    嗖!~白球極快,如子彈一般。

    “敵襲!”凌天羽猛的一震,出手如電,瞬間接下白球,破口大罵:“***個熊,哪來的破球!竟敢偷襲你大爺!”

    一個字,靜!

    全場所有人,敢在左一丘面前放肆的人,今古唯凌天羽一人。

    “哈哈!這個臭小子,實在是太逗了!司徒老兒,你瞅瞅,快瞅瞅!那左老頭的臉都已經黑了!~”羅天通忍不住哈哈大笑。

    “咳咳···”司徒云鴻重重的咳了聲,表示提醒。

    “額···”羅天通一愣,這才注意到,四周的人也是臉全黑了,就連駱煬都有些臉色抽筋了。頓時讓羅天通醒悟過來,才知這是最為嚴肅的武斗盛會,老臉憋得通紅,不敢再說一句。

    而凌天羽在本能的罵完之后,便看到左一丘正滿臉殺氣的怒視著自己,然后看了看手上的白球,弱弱的問道:“左老院長,學生可以冒昧的問一下嗎?這球是啥東東?”

    “煞筆!”戰雄冷哼了聲,然后晃了晃手上的黑球,滿臉鄙視的說道:“這是抽簽球,抽到同色球者為一組!而我這顆是黑色,所以你很幸運,你還可以再喘幾口氣!”

    “原來如此,可我這簽是誰幫我抽的?”凌天羽滿臉疑惑。

    “是老夫我!”左一丘瞪著凌天羽,沒好氣的說道:“方才他們三人上來抽簽的時候,你竟然在睡覺,這最后一顆抽簽球自然也就是屬于你的了。”

    “原來是這樣啊,那就讓左老院長您費心了。”凌天羽汗然道,可能是因為左一丘是這一屆武斗總比的主持,凌天羽總覺得左一丘有些古怪,也可能只是太敏感了。

    左一丘輕哼了一聲,然后閃身回高臺,筆直的站立著大聲道:“現在四位參賽者都已抽簽完畢,第一場就由抽到黑球者的南院代表與北院代表入場!”

    “這···左老院長,學生我棄權。”夜融弱弱的冒了聲。

    棄權?

    全場噓然,但也是情理當中,以夜融圣武三重境的修為,對上戰雄毫無勝算。而且戰雄的兇名太盛了,不把對手暴揍一頓是不會善擺甘休的。

    “唉~”作為夜舞社長的團長夜鶯只是搖頭一嘆,私下其實也跟夜融說過,如果碰上戰雄和凌天羽其中一人的話,就自動棄權。

    左一丘也并不意外,平淡的說道:“恩,竟然北院代表已經棄權了,那就是不戰而敗,所以半決賽第一場獲勝者的是南院代表!”

    可能是左一丘認為下一場也是同樣如此,還沒喘口氣,又接著朗道:“現在,有請半決賽第二場東院代表者與西院代表者入場!”

    話音剛落!

    凌天羽便懶懶的踏上武斗臺。

    很意外的,這次皇埔少奇也跟著走了上來,只是雙腿有些微微發抖,似乎每走一步都在坐著極其艱難的決定。

    凌天羽眉頭微皺,這皇埔少奇修為倒是不錯,擁有圣武四重境的修為。但除了修為還算是不錯,也沒感覺到有什么特別的威脅。

    “額?少奇童鞋竟然沒有選擇棄權!”

    “天啊!少奇童鞋有那么想不開嗎?”

    “是啊,不會是很久沒被揍了,很想挨揍?”

    四周之人,不禁議論起來,聲音越來越刺耳。

    本來心中就沒底的皇埔少奇,聽到四周的閑言雜語,心理防線好像徹底的崩潰了。冷汗一落,攥緊拳頭,咬牙道:“我···我棄權!”

    說完!

    皇埔少奇好像整個人松了口氣,對著高臺躬身行了禮,面色黯然的退下了武斗場。

    “真是個懦夫。”凌天羽冷冷的說道,對于這種未戰先屈的武者,以后也絕不會有多么成就,這種人是凌天羽最看不起的。

    “懦夫···”皇埔少奇身體一顫,沒想到凌天羽會突然這么侮辱自己。

    “難道不是嗎?未戰先屈者,非男人所為!就是個懦夫!我這人比較直接,所以說得就是你!”凌天羽冷聲道。

    皇埔少奇狠狠的攥緊拳頭,怒視著凌天羽,咬牙切齒道:“羽風!雖然近來你展現出來的實力不錯!但我從來就沒怕過你!我只是···”

    不過,皇埔少奇終究沒有說下去,似乎有什么難言之情,落寞的轉身離場。

    這一場,又是凌天羽不戰而勝。

    但這似乎對于所有人來說,都在于情理之中。畢竟凌天羽近來的名聲太響,更是敢于武仙境強者較勁,所以沒有接近武仙或是武仙境的修為,沒人敢跟凌天羽叫板。

    可對于這種結果,凌天羽心里卻很不爽,暗道:“奇怪,感覺他好像受了什么逼迫。但也沒道理啊,如果有人逼迫他的話,照理也應該借用他來試探我的深淺啊?不行,有機會得問問,雖然我不稀罕這種比試,但也不能贏得那么憋屈。”

    這時!

    左一丘又起身朗道:“第二場,東院代表獲勝!”

    可能是因為接連兩人的棄權,搞得場上的氣氛低迷,就連高臺上的那些牛人總感覺這次武斗盛會好像少了一種什么。

    雖然他們都很期待凌天羽與戰雄的比斗,但突然間來得太快了,大大的降低了他們原本的期待感。

    接著,左一丘沒有繼續宣布最后一場的總決賽比斗,而是坐了下來,說道:“諸位,這兩場半決賽都是以棄權方式告終,歷來武斗總比可沒有出現過。所以,為了增強這次武斗總比的氛圍,不如總決賽以無規則的方式進行比斗如何?”

    無規則?

    那就是可以借用所有的一切,包括器物,靈符,丹藥等等外物,而且不論生死,就跟生死戰一樣。

    “那怎么成!規矩就是規矩!誰也不可去改變!何況,這是武斗比試,不是什么生死決斗!”羅天通立刻反對道。

    “嘿嘿,羅老頭,你不會是怕了?”司徒云鴻戲虐道。

    “切,老夫怕作甚?但這是歷代定下來的規矩!”羅天通瞥了眼。

    “老夫贊同左一丘,如果接下來又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比斗,那這次的武斗盛會也實在是太無趣了。”北院院長風清嘯忍不住開口了。

    “呵呵,四位老院長,可否容許駱某說幾句。”駱煬笑呵呵的說道:“在我認為,武者比斗,若是顧手顧腳的,就會受到極大的約束,也會影響實力的發揮。如果可以卸掉這些約束的話,就可讓人大展其能,畢竟光憑拳腳上的比試,的確無法考驗一個人的綜合實力。”

    羅天通沉思了會兒,他知道戰家的底蘊很強,但心底就十分好奇凌天羽的能力,便道:“如果是無規則的比斗方式,那老夫建議不可服用任何丹藥!而且也不可以使用過于違規的戰器或是靈符,比如超越武仙器的器物絕對是禁止的!”

    “呵呵,如此說來,諸位都沒其它意見了?”左一丘笑了笑,然后刻意停頓了許久,這才對全場朗聲道:“恭喜東院代表者和南院代表者成功晉級,接下來,兩院參賽代表將進行最后的總決賽。而這場總決賽比斗,將會以無規則的方式進行比斗!”

    無規則!

    全場驚嘩,原本低迷的氛圍,頓時間火爆了起來。

    無規則的戰斗,這才讓人感到熱血。

    “沒有規則么?”凌天羽深眉鎖眼,不禁望向左一丘,不知道是否錯覺,從左一丘的眼神里似乎隱隱間看到了某種見不得人的陰光。

    再看向面色陰沉,似乎早已在預料中的戰雄,凌天羽的眉頭就皺得更緊了。這突然間改變比斗規則,其中必定是有不為人知的陰謀。( 炎武戰神 http://www.eukjce.tw/1_1559/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