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玄幻小說 > 炎武戰神 > 第1004章、最后的預言
    時空輪回!

    是超越自身能力的空間之術!

    中術者,將直接被送入輪回之中。但并不是就能在輪回中獲得新生,而是在無盡的時空輪回之中,靈魂與肉體會徹底的消失在六道之外,這是非常殘忍的空間之術。

    當然,妖王強行使用此術,所換來的代價,便是永遠喪失空間能力。就是當年面對東州強者的時候,妖王也無動用此術。

    想不到,妖王竟然會在一個人類后輩的手中如此的拼命。

    天地,已經恢復了平靜。

    虛空之中,顯現出妖王的身影,一身狼狽,渾身骨骸,一片殘破。像是要散架的零件般,一身肢體搖擺搖擺的。

    最為礙眼的是,妖王的右臂已經斷了,是徹底的斷了,哪怕身融九狼珠,只要切斷與骨骸的聯系,便無法再進行重組。

    這時,妖王按著斷去的右臂,這斷臂之恥讓他無比的憤怒,雙瞳閃爍著惡毒的森芒,自言自語的冷凜道:“人類!縱是你死,但也無法平息本王的怒火!很快,本王就會讓整個西州的人類!你的所有朋友們!一起跟你下地獄!”

    說完!

    妖王橫空而去!

    至于凌天羽,早已消失在天地之中,不知去處。

    ······

    鬼眼洞!

    在凌天羽與獄龍較量開始之后,鬼龍便帶著北辰俊杰他們,一路毫不回頭的沖逃,一直便逃到了北辰狼家族地界內的鬼眼洞這里。

    由于,鬼眼洞的那些邪物早被凌天羽吸收,所以洞內也很安全,鬼龍便將北辰俊杰他們帶到了洞穴的最深處。

    而后,鬼龍就握著狼血槍,一直守在洞室的入口處。北辰王與北辰俊杰則是在恢復傷勢。所幸凌天羽清醒的及時,要不然北辰俊杰可就真的死在凌天羽的手上了。

    但鬼龍望著那渾身鮮血淋淋的北辰俊杰,心中暗嘆:“北辰兄弟受了那么重的傷,也不知道天羽兄弟心里會是如何的感受?”

    正想著,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小兄弟···”

    鬼龍一愣,循聲望去,便見北辰王正撐著身子想要站起來,忙閃身過去攙扶住了北辰王,彷徨道:“北辰王前輩,您的傷勢可未痊愈,可不能勞動筋骨啊。”

    “呵呵,現在能撿回這條性命我已經很滿足了,所以這種小傷不打緊。”北辰王揮手一笑,早已放下了往日的威嚴與身段,又道:“而且,以后不必叫我北辰王,我早已經不再是什么北辰王了。看你與俊杰的關系要好,若是可以的話,叫我聲伯父便可。”

    鬼龍一愣,沒想到向來威嚴冷傲的北辰王,竟是如此的平易近人。

    “怎么?不可嗎?”北辰王望著還在發愣中的鬼龍。

    聞聲,鬼龍驚醒過來,受寵若驚的拱手道:“當然可以,能稱前輩一聲伯父,是我鬼龍的福氣。”

    “原來你是叫鬼龍,還真挺有個性的。”北辰王溫和的笑了笑,突然感應到鬼龍身上的那種特殊氣息,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尷尬的問:“小兄弟,你身上為何有天狼一族的氣息?”

    “我···”鬼龍愕然,猶豫著該不該要回答,畢竟北辰王是被天狼王所害,若是北辰王以此記恨整個擁有天狼族血脈的人,豈不是壞了這融洽的氣氛。

    北辰王似乎看穿了鬼龍的心思,笑道:“呵呵,其實我早已猜到了你的身份。但你放心,我可不會隨便去記恨無關之人。 而且你能為了俊杰而涉險,足以證明你對俊杰的友誼都是真誠的,我心里真的為俊杰感到欣慰,是因為他有了你們這些真心的朋友。甚至對于我來說,你們都是我的恩人,他日我也必當會報答你們。”

    “伯父嚴重了,換作是我們,北辰兄弟也會這樣做的。”鬼龍彷徨道。

    “是啊。”北辰王望著渾身鮮血淋淋的北辰俊杰,說道:“俊杰甘愿奉獻出自己的生命,想要以死去喚醒那個人類小兄弟。 那時,我能深刻的感受得到,你們彼此間那最真誠的友誼,哪怕是面對強敵,或是生死,你們都無所畏懼!說真的,這種友誼,我真的很羨慕!”

    “恩,我們都一同經歷過生死,而我們的命,也是天羽兄弟給的。如果沒有他的話,我們的命運或許就不會如此了。”鬼龍說道。

    “天羽兄弟?凌天羽?是那個人類小兄弟?”北辰王愕然。

    “是的。”鬼龍點頭。

    “原來那位小兄弟就是不久前轟動整個西州的名人,真是后生可畏啊。俊杰能交得你們這些朋友,真是他的福分啊。”北辰王笑道。

    “伯父說笑了。”鬼龍訕訕一笑,突然感應到,自己與身上凌天羽所留的嬰衛失去了聯系,整張臉驚而變了。

    北辰王見鬼龍突然臉色停滯,不禁問:“小兄弟,怎么了?”

    “不,沒事···”鬼龍心神不寧,肅然道:“伯父,這妖域也許不是很安全,伯父還是盡快恢復傷勢與修為,我們得盡快離開妖域。”

    北辰王察覺到鬼龍的臉色變化,頓時收斂住了笑容,沉沉點頭,然后立馬盤膝而坐,頓入閉關狀態。唯有北辰王的修為與傷勢恢復,才能減輕鬼龍的壓力。

    畢竟,現在北辰俊杰身負重創,沒有半月數載的,怕是很難蘇醒過來。

    這時!

    鬼龍面色顫抖,不用說也猜到是凌天羽出事了,但現在可不是回去的時候,便狠狠的攥緊了拳頭:“天羽兄弟!我答應過你!就是豁出我的命!我也會讓伯父和北辰兄弟安然的離開這里!”

    ······

    雪妖山!

    一座冰洞之中,雪狼王站立在輪椅上,臉色顯得無比的蒼白。感覺到九狼珠最后還是重聚到了一起,更讓雪狼王無法接受的是,凌天羽的氣息已經徹底的消失了。

    “不···不可能···難道是老夫預言錯了?”雪狼王面色顫抖,雙目赤紅。越是激動時,捶胸頓足,口唇喃喃的蠕動著:“天意!難道?這就是天意嗎?~”

    說著!

    雪狼王克制不住的便噴出了一口血,那赤紅的血液,瞬間染紅了他的衣袍。

    “王!~

    雪恩他們四位長老,驚恐的跪了過去。

    “本王已動用身外化身之術,壽元將耗盡,本王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雪狼王無力揮手,面如白紙,如風中殘燭,搖曳欲滅。

    聞聲!

    雪恩他們臉色慘白,一直以來,整個雪狼族都以雪狼王為中心,甚至為生存的支柱。若是雪狼王隕落,雪狼族未來堪憂啊。

    “王能力通天,若王修為能再作出突破,必能增加您的壽元!請王不要放棄!也不要放棄了您的族人們!”雪恩懇求道,雙眼泛紅。

    三位長老,也是極力的苦求。

    雪狼王面色憔悴,心中亦痛,無奈的嘆然道:“本王何曾不想活著,可這生命有道,本王幾番窺破天機,已經觸怒了天道,想必這就是對本王的懲罰,命數已至,就是本王能夠作番修為突破,也無法再去改變本王的命數。”

    “難道,就是連王也不可改變自己的命運嗎?”雪恩很不甘心的問道。

    “呵呵,命運是天定,但并非不可去改變自己的命運。只奈本王,觸怒天道,命運定要終結于本王,無力改變。”雪狼王滄桑一笑。

    “王!為何您就不試一下呢!”

    “王曾告誡我等,任何時候都不能夠輕言放棄,為何王您現在卻是先放棄了自己?”

    “王!若您而去,我等何以面對族人!”

    ······

    雪恩四老,極力的懇求。

    雪狼王雙眼閃爍著淚光,一臉苦澀,正是因為族人,雪狼王才會幾番不惜代價,窺破天機,才遭得厄運將臨,壽元殘盡。

    閉了閉眼,雪狼王似乎極力的讓自己變得狠心起來,重重的說道:“無論本王的命數如何,我族都確實需要一位新的族王!一位充滿活力的王!畢竟,這些年來,在本王統領之下,我們雪狼一族已經失去了太多的活力!”

    “若王永在,我族必定生機無限!”雪恩道。

    “不,無論本王是否健在,但本王確實已經老了。”雪狼王搖頭嘆道,在這妖域,雪狼王雖然不是最強的,但確實最古老的存在,已經有了數千年的壽命。

    頓了下,雪狼王又注視著雪恩他們說道:“至于新的族王,便是本王唯一的弟子,他已繼承了本王的衣缽。往后希望四位長老,多多栽培他,輔佐他!他日必能成就大器!我們雪狼一族會在新族王的帶領下,延續而存!”

    “王···”

    雪恩他們的雙眼濕潤了,忍不住像是孩子般的痛哭。

    “好了。”雪狼王再度緩緩閉上了雙眼,面容一動,道:“在本王生命結束的一刻,就讓本王再次觸犯一次天道吧!”

    聞聲,雪恩他們臉色一變。

    忽然!

    轟!~~

    一聲震響,整個洞府突然席卷起銀光漩渦。在那恐怖的漩渦之中,空間都扭曲了起來,雪恩四老直接被逼到了角落邊。

    驚而望去!

    在那銀光漩渦之中,雪狼王如同回光返照般的坐立在輪椅上,渾身沐浴著奇異的光華,微微仰頭,似乎洞悉到了某種天機,驚而大笑:“哈哈!原來!原來如此!這冥冥之中,竟有如此生機!”

    頓了頓,雪狼王又重重的說道:“四老且記,當神鷹飛過雪妖山,便是我族重現天日!神鷹雄者,忠隨之,必當令我族輝煌!”

    笑聲之中,雪狼王如解脫一般,在奇光的照射下,整個身軀在銀光漩渦中爆碎開來。湮滅在銀光漩渦之中,璀璨的銀光碎片,震散開來,漸而消失在空氣之中。

    空蕩蕩的,只留下了一張輪椅,人去椅空。

    雪恩他們見之,心如刀割,強忍著痛苦,四老重重的跪下,對著那孤零零的輪椅痛苦的行了三禮,同聲道:“我等定遵循王意,必定全心輔佐新王!”( 炎武戰神 http://www.eukjce.tw/1_1559/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