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玄幻小說 > 炎武戰神 > 第762章、驚見故人
    次日.

    凌天羽早早的離開了沐府.至于自己兄弟的事情.已經算是很美滿了.但現在王城的勢力并非如此安穩.而且又出現了那位令凌天羽始終保持忌憚的圣女.凌天羽有必要親自走一趟暗門總部.

    腦海里.整理著暗門的資料.

    暗門總部.飛舞樓.

    飛舞樓.是一間酒樓.看似平常.也無暗門的分堂坐鎮.但卻是整個暗門的集權核心.在飛花樓中藏有著暗門高層級強者人物.

    此次出門.凌天羽并沒有以老者般的容貌示人.而是以自己真正的容貌示人.身穿著一身干凈的潔白色長衣.英俊瀟灑.看似位風度翩翩的公子.

    因為飛舞樓可不像其它的地方.魚龍混雜.若是沒有身份地位的人.那絕對是無法隨隨便便進去的.所以能夠進入飛舞樓中消費的人.差不多都是些世家子弟.甚至連皇室中人.也有不少人會走動于飛舞樓中.

    不久.

    凌天羽便來到了布置精致的飛舞樓外.像是這等酒樂之地.本該喧鬧.可到了這里.卻是顯得無比的安靜.只能聞聽到些許的談笑之聲.

    這種感覺.很是舒服.

    心中好奇.凌天羽踏步而入.

    入之樓內.凌天羽大為吃驚.還差點以為是來錯地方了.

    精致的布局.四處掛著詩畫.一進里內便能聞到那怡人的書香氣味.里內的梁柱.雕刻著些文人詩句杰作.地毯之中.繡著山川河流.里內之人.皆是身著不凡.個個談吐飛揚.行止彬彬有禮.談笑之間.不免吐出些詩作.

    凌天羽懵了.還以為是進入了一個書院.這跟酒樓扯不上邊吧.

    更郁悶的是.像是這等清雅的地方.竟然走動著諸多如花似玉的美女.身衣五彩繽紛.誘人至極.手提著酒壺.時不時為各個桌臺上的客人倒著美酒.

    好吧.看到這幕.凌天羽心里對里面的文人們給了個評價.這些要么就是來這里裝逼.自我覺得自己的修養要高人一等.要么就是來這里看美女的.

    因為不得不說.這飛舞樓中能看到的女子.個個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但這些美女絕對不是什么妓院里的妓女.個個知書達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凌天羽雖然對這里的人很感冒.但不得承認.走進這飛舞樓中的時候感覺非常不錯.起碼沒有那么的吵雜.而且還能聽到些動人心弦的曲聲.

    “這位公子.可有預約臺位.”一道甜美的聲音響起.一位生得豐神冶麗.腰肢纖細.胸部飽滿.身姿玲瓏的女子迎身而來.眼中閃動著秋水般的漣漪.

    凌天羽臉色微動.對于美女問話.凌天羽向來不會有脾氣.輕聲一笑:“呵呵.我是來這里找一位叫鳳姨的人.”

    “鳳姨.”

    那女子雙眼明顯閃過了一道犀利的痕光.臉色的笑容瞬間收斂了起來.變得極為冷漠的說道:“公子抱歉.我們飛舞樓沒有叫鳳姨的人.”

    凌天羽也不會生氣.暗暗的傳音道:“暗月明照.鶯歌蝶舞.不知可見鳳姨.”

    “暗月明照.鶯歌蝶舞.”女子心中一驚.這正是面見鳳姨的暗號.因為能夠說出這暗號的人.唯有暗門高層中人.

    只是.女子更加驚訝的是.以她多年閱人.從未見過在暗門高層中有像凌天羽這么一位年紀輕輕.風度翩翩的青年.

    “怎么.還有問題嗎.”凌天羽皺眉.

    “不···”女子猛然驚醒.又重新掛起了動人的笑容.只是笑容中多了幾分恭敬.施手行禮道:“公子.這邊請.”

    “恩.”凌天羽跟了上去.

    不時.那女子便將凌天羽迎入了二樓的一間清雅的廂房之中.雖然凌天羽能報出暗門的暗號.但事關及于暗門總部的秘密.女子也不敢直接將凌天羽迎到總部密地.

    “公子.還請稍等片刻.小女這便去喚鳳姨.”女子行禮而笑.輕輕的提著裙角.小步離去.

    凌天羽感覺這里的氣氛很讓人舒服.干脆便在一張舒服柔軟的大椅上.一個輕松.舒坦的往那一坐.還樂呼呼的暗哼著小曲.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

    “咯吱~”

    一聲推門聲.一道身穿紅衣長衣的俏影.踱步而入.也就在這道身影進來之時.一股誘人的清香瞬間彌漫入整個廂房中.

    凌天羽抬頭望之.一雙瞳孔的瞬間擴張了開來.原本淡定的他.當看到這道身影出現的時候.就什么淡定都給丟了.

    一對秋水漣漪的眸子.精致如勾的雙唇.那動人心魄的曲線.凹凸有致的豐滿身軀.遮遮掩掩的半露出那挺立的雙峰.散發著妖嬈媚惑氣息.釋放著無窮妖嬈與風情.還有著一番特別的野味.

    同時.

    當這位紅衣女子見到凌天羽的時候.整個嬌軀先是猛烈的一顫.然后雙眸中綻放出瘋狂的色彩.顯得無比的激動.

    “色\狼.我就猜到.一定會是你.”紅衣女子欣喜若狂的呼道.那豐滿的雪丘.也因為是太過激動.竟然高頻率的震動了起來.

    “血···血玲瓏.”凌天羽直接爆了個大汗.差點就從大椅上栽了下來.

    沒錯.

    這位紅衣女子正是血玲瓏.

    血玲瓏心中一氣.快步上前.毫無顧忌.直接坐在了凌天羽的身前.伏在了凌天羽那結實的胸膛上.那嬌聲道:“色\狼.見到奴家.是不是很開心呢.”

    “開···開心.很開心.”凌天羽僵硬著臉笑容.在感覺到那豐滿的大雪球正在自己胸前蠕動之時.甚至聞之那誘人至極的處女幽香.凌天羽整個人快暈了.不得不說血玲瓏的身材實在是太完美了.凌天羽忙推開血玲瓏.彷徨的說道:“玲瓏小姐.男女授受不親.還請玲瓏小姐···”

    “哼.你這色狼.可真壞.奴家這一身可都是被你給看光了.還有什么男女授受不親呢.”血玲瓏再度黏了回去.

    凌天羽都快暈頭轉向了.畢竟凌天羽是個正常的男人.被血玲瓏如此挑逗.腹中已經升起了些欲\火.心虛的辯道:“誤會···那些都是誤會···”

    “有那么多誤會嗎.”血玲瓏臉上掛著蠱惑般的笑容.那晃蕩的美腿.直接坐在了凌天羽的大腿上.釋放芳香的嬌軀.軟軟的壓在了凌天羽的身上.

    乍得一看.那如峽谷般幽深的**\溝.在凌天羽的眼前一展無遺.差點連個鼻血都要噴出來了.凌天羽生怕壞事.身形一扭.如靈蛇般狡黠的從血玲瓏的身上掙脫了開來.倉皇的閃到一邊.直冒冷汗.對于血玲瓏凌天羽可是完全沒轍.

    血玲瓏失空壓在了大椅上.一臉悶悶不樂.芳唇輕咬.以自己自傲的身材與美色.也只有在凌天羽面前才會顯得如此一文不值了.生氣的問道:“怎么.侵犯了姐姐.現在你就想不認了嗎.”

    “玲···玲瓏小姐.這實在是誤會啊.”凌天羽心中忐忑.忙道:“而且.我已經是有家室的人.還望玲瓏小姐自重.”

    “家室.這天下的男人.有哪一個不喜歡三妻四妾的.”血玲瓏嬌哼道.眼色中不禁閃掠過了某種黯然的傷感.

    凌天羽背身冷汗.如果說讓自己最害怕的人.無疑就是血玲瓏了.甚至連正眼都不敢看血玲瓏一眼.總是感覺心虛了.說道:“玲瓏小姐.我確實是心有所屬.先已得二女之心.已生愧疚.實在是不敢再接受她女.”

    “二女.”血玲瓏臉色黯然.低聲問:“難不成.我會比不上她們嗎.或者說.你認為是我配不上你.是嗎.”

    “不、不.玲瓏小姐美貌動人.足以俘虜萬心.應該是我配不上玲瓏小姐.”凌天羽忙道.說話也顯得如此吃力了.

    “罷了.我方才也只是玩笑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血玲瓏輕描淡寫的說道.只是在于雙眸之中.多了幾分黯然.

    日思夜想.入不能眠.如今近在眼前.卻彷如天邊.血玲瓏至今也不明白自己對凌天羽的感覺.只是每日腦海里都會盼著那道身影.那副熟悉的笑容.能夠再度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凌天羽心有愧疚.不想過于談論這些話題.穩定心神.便問:“玲瓏小姐.你不會就是鳳姨吧.”

    “呵呵.鳳姨是我的義母.今日并不在飛舞樓.不過.暗門內部都叫我小鳳姨呢.”血玲瓏笑道.只是隨意的一笑.都有種動人心魄的誘惑.

    “小鳳姨.”凌天羽頗是郁悶.又不由好奇的問:“你還有義母.我怎不曾聽說.”

    “恩.在我孩時.我父親并無過多時間照顧于我.從小到大.幾乎都是我鳳姨照顧于我.我便認其為義母.”血玲瓏回道.

    “原來···”凌天羽笑了笑.腦海里突然浮現過關于暗門密部所有的名單資料.驚然道:“鳳姨.不會便是暗門的其中一位老元老鳳舞吧.”

    “沒錯.鳳姨便是鳳舞.可是我們暗門高層中唯一的一位女性代表.”血玲瓏應道.絲毫沒有隱瞞.

    “若有機會.可得要好好拜見.”凌天羽笑道.

    “呵呵.你這個色\狼.你不會連我們母女倆的主意都要打上了吧.”血玲瓏臉上泛著嫵媚的笑容.

    凌天羽暗捏了把冷汗.忙扯開話題.鄭重的說道:“對了.我來這里找你是為正事.聽說有重事要我回暗門總部相商.”

    “恩.”血玲瓏臉色嚴肅了起來.( 炎武戰神 http://www.eukjce.tw/1_1559/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