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玄幻小說 > 炎武戰神 > 第599章、悲劇的獨痕
    血毒金蟬!

    這是一種非常惡毒的手段!

    這種毒,其實跟蟲蠱差不多。當寄存入體的時候,這金蟬毒蠱便會瘋狂的吞噬著武者的修為,不斷的壯實,最后就會把武者活生生的吞食掉,甚至連骨頭都會不剩。

    獨痕本是信誓旦旦,卻不知竟被毒砂臨死反撲,身中血毒金蟬。

    “該死的東西!”獨痕咒罵,體內的法力瘋狂的在體內飛竄,但那些金蟬毒蠱的侵蝕能力實在是太可怕了,以細胞的形態,融入于獨痕的體內各處。

    頓時間,獨痕猶如被萬蟻撕咬,痛不欲生,更糟糕的是,體內的修為竟然開始在逐漸的消失,反之金蟬毒蠱吸收了獨痕的修為,變得越發的兇狠。

    細胞!筋脈!血肉!精血······

    劇毒蔓延全身,貪婪的金蟬毒蠱,瘋狂無比的在吞噬著獨痕的一切。

    “啊!~”

    獨痕痛怒大叫,雙手舞動,丹田之中,法嬰暴動,洶涌的法力,頃刻間充斥體內各處,與之金蟬毒骨的侵蝕進行強烈反抗。

    就在獨痕痛苦間與體內的金蟬毒骨頑抗之時,一根根憑空而現的金針,從各個刁鉆的角度,狠狠的極射向獨痕。

    “呃!?”

    獨痕雙眼一瞪,想不到在如此逆境之下,反應力依然如此敏銳,果然不愧是法力境強者。

    嘭!~

    獨痕渾身一震,地碎裂石,獨痕硬生生的沖躍起數丈之高,躲避過那些金針。強忍極痛,一邊壓制著體內的劇痛,沉怒道:“何方鼠輩!竟敢偷襲本尊!”

    而之回應,又是幾根金針,冷冷的襲射了過來。

    “混賬!”獨痕氣得噴血,這偷襲者也太卑鄙了,藏著不現身就算了,竟然在被自己發現之后,又來進行偷襲。

    咻!咻!~~

    激光般的金針,激射而來。

    獨痕強忍壓著體內的金蟬毒蠱侵蝕,一邊閃避,一邊揮動著大斧,很是狼狽。

    咻!咻!~~

    又是一波金針,勢不饒人。

    獨痕氣得暴走,這也太狠了,爆罵:“好卑鄙的毒師!你是萬毒門的何人!竟然趁本尊受創,落井下石,你們萬毒門可當真卑鄙!”

    突然!

    “嘭!”得一聲!

    一道鬼魅的身影從獨痕下空破土而出,正是手握魔刀的凌天羽。

    獨痕一見凌天羽,便怒握通寶斧轟斬下去。

    轟!~~

    一聲爆響,斧芒撕裂而下,地面瞬間被轟炸開一道巨坑,漫天碎石飛蕩,塵土揚天。但獨痕卻是驚愕的發現,就在自己攻擊之前,凌天羽竟然憑空消失了。

    “瞬移?!”

    獨痕臉色驚愕,這應該是武仙境之上的強者才能具有的能力。

    剛想著,體內劇痛涌來。

    “額···”獨痕痛苦萬分,知道這偷襲者的能耐非比尋可,尋找良地先逼出體內的金蟬毒蠱才是良策。便不再與這位偷襲者糾纏,強忍極痛準備往萬靈宗逃去。

    當然,凌天羽怎么可能讓獨痕就這么走了呢?

    唰!~

    血號分身驚現,擋之獨痕去路,手持殘血劍,狠狠的朝著獨痕的身處急刺了過去。

    “滾!~”

    獨痕暴罵一聲,揮斧斬去。

    可還沒斬出去,凌天羽的毒號分身后現。

    咻!咻!~

    一下子就是十幾根金針,梨花帶雨般的狂襲過去。

    “操!”

    就算心境修為高深的獨痕,也被這接連的卑鄙偷襲給氣得心態不穩,破**粗。

    可悲劇的是,獨痕體內有可怕的金蟬毒蠱纏身,才剛剛出擊,若是突然收勢的話,會對自身造成強烈的反噬。

    但本能之下,獨痕還是先懼怕了那些毒針。畢竟獨痕可是身中血毒金蟬,若是再中了這些毒性未知的毒針,那還不得雪上加霜,一呼哀哉。

    心訣意下,獨痕撤回攻勢,轉身閃躲與去抵擋那些毒針。

    可沒想到,剛收勢的時候,這反噬的力量。渾身一抽,憋不住一口血吐了出來,身形一閃,憤怒的揮動通寶斧護身。

    但這些金針快若閃電,而在獨痕遭到反噬的時候,本身又錯失了先機,雖然閃過擋住了大半的金針偷襲,但還是有四五根的金針擊中了獨痕。

    “啊!~”

    獨痕痛叫了一聲,硬是從半空中掉落了下來,一斧撐地,暴怒萬分,低頭吐血,腥血灑滿一地,臉色慘白一片。

    “誰!?***是誰是那么卑鄙!你們這群東西!都給我滾出來!?”獨痕失去理智般的朝著虛空怒罵,方才獨痕看到了兩道身影對自己出手,不知是凌天羽的分身,便以為在這里潛伏著幾位高手在埋伏偷襲自己。

    隨著,凌天羽的身影閃現了出來,紫發飛揚,面色奇比森酷,雙眼如矩,嘴角偏偏上揚,玩味的笑道:“呵呵,想來你就是東州來的強者吧?敢問獨玄是你何人?”

    “獨玄是我兒!”獨痕本能的回應了聲,再來細細的望了幾眼凌天羽,發現凌天羽長相非常的年輕,可這一身手段卻是匪夷所思。

    但獨痕可以感覺到,凌天羽絕對不是屬于萬毒門的人。若不然的話,毒砂二人身死之前,以凌天羽的能力必可相助。

    凌天羽雙眼一瞇,淺淺一笑:“噢,原來你是那廝畜生的父親啊,那你豈不是頭老畜生?”

    “你···”獨痕氣急敗壞,突然想起獨玄跟自己描述過一個人的相貌,再望向凌天羽的時候,這就越發的相似了,臉色一怔:“你···你是龍羽!?讓我兒斷臂的那個小子!”

    “我確實是那個小畜生說得的那個人,但龍羽確非是我的真實身份。噢,真是不好意思,給說漏了,這不又擺了你們一道,不過倒是遺憾,你們萬靈宗怎么就那么不爭氣不去滅了龍家呢?”凌天羽得意萬分的笑道:“嘿嘿,畢竟說來的話,我與龍家算是有過節呢。”

    “你···卑鄙!~”

    獨痕氣得爆狂,鮮血嘩啦啦的狂吐。要不是獨痕擁有法力境的修為,要不然的話,就憑凌天羽這些話就足以活活氣死了。

    “對付你們萬靈宗這些卑鄙無情的小人蛋蛋,自然得使用卑鄙的手段!”凌天羽面色突然一沉,魔刀一斬過去。

    獨痕極忍內痛,驚感凌天羽僅有真武境的修為,狠笑:“呵呵,一個真武境小蝦米的修為,也敢在本尊面前放肆!”

    轟!~~

    獨痕手斧一提,巨大的勁道,輕松自如的撕破開凌天羽的刀勁,交碰之間,塵土飛揚,卻讓獨痕發呆的是,凌天羽的身影竟然又詭異的消失了。

    如果方才凌天羽只是運氣逃脫的話,那么這一次就是真正的實力了。

    難不成,真武境修為也能擁有瞬間移動的能力?

    這太逆天了!

    而獨痕似乎還沒反應過來,一道森酷的聲音耳邊回響:“神域!束!~”

    “呃!?”

    獨痕滿臉驚駭,赫然被強行帶入了某種異空間。

    領域!

    這是武仙境強者之上所能擁有的領域空間!

    極度震駭之余,異空間之內,凌天羽持刀而現,犀利的魔刀,一舉捅破獨痕的丹田。

    “啊!~”

    獨痕痛吼了一聲,暴怒之下,體內爆發出恐怖的法力。

    “額!”凌天羽臉色微變。

    轟!~~

    一聲巨響,神域破解,凌天羽倒飛而出,搖晃站立。

    而不遠處,獨痕怒然立現,丹田血洞,血流不止,歷歷在目。顯然在凌天羽的神域束縛之下,獨痕還是受傷了。

    凌天羽則是驚駭不已,這法力境強者也太強悍了吧,中了劇毒,再中了凌天羽的金針,又遭魔刀重創,這獨痕竟然還沒掛。

    “本尊跟你拼了!”獨痕滿臉暴戾之色,法力聚身,猶如脫籠惡獸,雙目赤紅,發狂的舞動著通寶斧沖殺而來。

    “拼你大爺!”凌天羽怒喝:“爆域!”

    轟!~~

    空間大爆,碎石飛射。

    但絲毫影響不了獨痕的攻勢,兇狂的沖之而來。

    凌天羽神色鎮定,大步一踏,雙眼一凝:“重域!~”

    上千倍的重壓,沉沉壓下。

    獨痕雖然修為雄厚,但受創嚴重,體內又還有金蟬毒蠱襲身,這么突然來一下,整個身子往下一沉,直接栽了個跟頭。踉蹌著滾了幾圈,竟然跪在了凌天羽的面前。

    這一下!

    獨痕直接懵了,傻了。

    堂堂法力境強者,竟然就這么跪在了凌天羽的面前,這臉可真是丟到家了。

    凌天羽一副忐忑之色,壞笑道:“嘿嘿,這禮貌似太重了,小子實在是受不起啊。何況,我這是決定了要殺你啊,你就是跪著求我也沒用啊。哎呀,不過你現在這么求我的,我這也怪不好意思的。怎么辦?怎么辦好呢?要不你就干脆再給我磕幾個響頭,我給你留個全尸如何?”

    獨痕氣得滿臉鐵青,渾身青筋爆出,揮斧怒斬:“你***給我去死!”

    凌天羽邪邪一笑,凌空前翻,快速繞到了獨痕的身背,虎軀一震,一只泛濫著邪惡光芒的大掌,沉沉的往獨痕的后腦按了下去。

    “血轉輪回!”

    凌天羽沉冷一喝,邪惡之力,侵入獨痕的體內。

    獨痕渾身一個哆嗦,邪力狂涌入體,再加上體內的金蟬毒蠱,瘋狂的在獨痕的體內攪動,頓如翻江倒海,痛不欲生。

    “啊!卑鄙!你這廝卑鄙!陰毒小人!你若到東州!我們萬靈宗絕對不會放過你!”獨痕痛怒大罵,渾身劇烈的抽搐,痛得死去活來,憤憤不甘。

    這絕對是獨痕人生中最悲劇的一刻,也是即將隕落的一刻。( 炎武戰神 http://www.eukjce.tw/1_1559/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