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都市小說 > 妹妹的誘惑 > 第25章 掩飾
    清晨,雨漾很早就起來了,確切的說是一整晚沒睡。眼中夾雜了微許的血絲,顯得有些憔悴。

    做好早餐,坐在餐桌旁,看著自己的杰作——兩個三明治,兩杯牛奶,外加一個荷包蛋。

    這是她長這么大第一次真正的動手做食物,以前只有在學校的烹飪課才能有偶爾的嘗試機會。雖然自己提議過讓自己自力更生,培養這方面能力,可父母(注意到沒,雨漾對父母的稱呼變啦!代表什么勒?自己猜噢~哇咔咔)從來不肯讓自己下廚,更別說別的事情了。

    但是——從現在開始,自己已經不是那溫室中的花朵了,雖然美麗無憂,卻如此的脆弱,若風雨襲來,也只能靠著家庭的保護傘,才能躲過。以前的凌雨漾——不存在了!!

    打開手機,發現里面總有幾百通未接來電,署名全部是——羽。昨天因為沒有電,手機自動關機了,他干嘛打那么多電話?是約會的事情……?

    一陣腳步聲從樓上傳來,雨漾抬頭——魅簡下樓了。

    “你起來了,吃吧。”雨漾不帶感情的說了句話,繼續低頭做自己的事。

    “額……恩。”一下無法習慣她如此冰冷的口氣,一夜間,怎么會改變如此之多!也好,人是要成長的,既然是das的人選,那么性格上總不能有婦人之仁。她也算是離要求近了一步…

    手機震動,雨漾低頭拿出手機:“喂,是我,什么事?”

    “雨漾……你……”翟凡羽很驚訝,這真的是雨漾嗎?她講話從來沒有這么沒有溫度啊!怎么了?

    “我沒事,你快說吧。”也許他現在還不能一下接受吧,雨漾稍稍轉柔了語氣,但仍然有些強硬的說。

    “雨漾……這個消息……對你來說,也許震撼很大,所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這個消息也許會使雨漾的天空缺少一半吧~!她千萬不能做出傻事!

    “恩。說。”對于以前的自己,或許稍大的刺激都會受不了,不過既然都挺過來了,那么現在的自己是更不用說的吧!

    “你父母所搭乘的返航飛機……不幸在半途遭遇事故爆炸……現場無一生還,而你父母也由于飛機爆炸所釋放的巨大熱量將其臉部燒灼,無法辨別。但是根據衣服,首飾,身形,發型,身上的證件,還有某些具體特征,等等來看的確是他們了……”這個消息是在昨天晚上看電視時偶爾看到的,震驚后就開始打雨漾的手機,但是始終是關機,不過也讓他吁了一口氣,即使這是事實了,如此殘酷,那晚些知道也沒什么不好的吧……只是今天不能再遲疑了,如果讓她從別人的口中聽到,那不如由自己告訴她,也可以防止她做些……對自己不利的事。

    翟凡羽靜默著,耳中只剩下對方的呼吸聲……他就這樣靜靜的等著雨漾的答復,半晌——

    “哦,我知道了。那今天就辦個喪禮吧!”她冷靜的回復著,就仿佛失去雙親的并不是自己一般。

    這樣的回答是出乎翟凡羽所預料的,他以為她會哭鬧,會傷心,甚至會崩潰。沒想到,回復他的是這么一句不冷不熱的話,冷靜的嚇人。她怎么了……今天她說了第一句話,翟凡羽就察覺有些不對勁,但沒深思,只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也不得不好好想想了,究竟怎么了?在一夜間發生了什么事?

    “那好吧,布置好后,我會通知你的。至于參加的人選方面就由你決定了!”

    “只需要一些我們家的人和你家的一些人就夠了。別人來了,也是看好戲,沒有人能體會我們的,他們都是虛偽的,假惺惺,不來也罷。”雨漾冷冷的說著,其中夾雜著幾絲憤恨,卻聽不出痛楚。

    “……”翟凡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雨漾的確變了,從柔弱可人的女孩變成了冷靜的令人恐懼的冰美人……即使她變成怎樣,自己會變成怎樣,又或者有一天她會比自己強,但是他仍然愿意當她的騎士,永遠的守護者,守護著她——他的小公主。或許騎士永遠不能與公主在一起,因為公主的生命中遲早會遇到命中注定的王子。但是只要看到她幸福快樂,這應該就足夠了吧……

    *

    喪禮上。

    凌宇寒看看身邊的雨漾,眼神中有些痛楚,更多的是疑惑——她怎么會……怎么如此冷靜。本來以為她會在喪禮上淚如雨下,卻沒有想到是這副情景——雨漾安靜而嚴肅的站著,眼神中沒有一絲色彩,也沒有一點兒的表情。臉上,眼上,都沒有淚水的痕跡~只是這樣站著,仿佛現在的她只是軀殼,而靈魂被抽離。

    與此同時,躲在暗處的一雙眼睛也觀察著她,閱人無數的他看出了些端倪,他知道,現在的她只是在掩飾,只是掩飾的真的不錯,差點把自己都騙了,她應該只是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包在冰冷的銅墻鐵壁之內,不讓別人觸碰罷了。如果有一天她這種冷是從內在發出的,那么她就真的變了!現在還沒有。這樣的人才,絕對不能讓她進入das……

    思及此,他彎起嘴角,一個完美弧度,惡魔式微笑……

    瞬間,人影消逝。

    ……

    喪禮結束后。

    “雨漾,我送你回家吧!”翟凡羽還是不放心,她這種冷靜實在是不正常,即使是平時處事自若的寒今日眼中都有痛楚,她卻面無表情,麻痹了一般。這不但使他不解,更使他害怕……害怕她走上歧途,而自己卻無能為力。

    “也好,我有話對你說。”

    雨漾走在后面,羽走在前面,一前一后,不突兀,在太陽余光下反倒顯得很和諧。

    忽然,前面的人影停下,后面的也隨之停下,像有準備似的。

    “我想……我的那個邀請……作廢吧!”斟酌良久,羽說出了這句會使他放棄最后希望的話。

    “不用,我答應跟你約會。”

    羽,愕然……

    明天,她會向他最后展示一次以前的自己,如果幸運并且足夠了解她,甚至可以知道她所有的秘密……( 妹妹的誘惑 http://www.eukjce.tw/0_604/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