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玄幻小說 > 無限誘惑 > 【364】你才白癡呢
    “沒做什么?沒做什么那你的這玩意怎么這個樣子了?”馬曉楠冷笑著說道,說話時伸手指了指王博這邊。

    王博聽了馬曉楠的話后開始不明白,但是視線隨著馬曉楠所指向下面看去時,頓時明白怎么回事,王博趕緊拔腿一夾,有些尷尬的說道:“沒,沒做什么,我就是剛才睡了一覺,睡醒了就這樣了,這是正常現象,我們一起睡的時候不是你見過么,早晨我睡醒了也這樣。”

    “睡覺?你居然在BOSS就要刷新出來的時候睡覺,你挺悠閑的啊。”馬曉楠說道,在馬曉楠說話的時候坐在馬曉楠旁邊的瑪利亞對著馬曉楠打了打手勢,然后小聲的說道“全息攝影。”

    “是啊,挺悠閑的,呵呵。”王博說著傻笑了兩聲。

    “那沒事了,你把手機的全息攝影開關打開。”馬曉楠冷笑著說道,坐在她旁邊的瑪利亞同樣露出一個小狐貍式的笑容。

    “啊~全息攝影,打開這個干什么啊,不用了吧。”王博說著話臉上都快流下冷汗了。

    “快點,不要問為什么,你打開了就知道了。”馬曉楠步步緊逼著說道。

    “不用了吧,全息攝影我好像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啊。”王博有些做賊心虛的說道。

    王博話剛說完,瑪利亞的俏臉便出現在了手機屏幕中,幾乎是貼著馬曉楠的腦袋,瑪利亞對著王博燦爛一笑,然后嬌聲說道:“沒關系喲大人,您不知道如何打開的話,我幫您打開就可以了。”

    瑪利亞說完伸出小蔥一般的白嫩手指朝著手機屏幕點去,聽瑪利亞的意思,她竟是可以在那邊遙控王博這邊的手機。

    王博欲哭無淚,心中暗道不帶這樣玩的的吧。

    在王博郁悶的時候,瑪利亞已經通過遠程遙控控制了王博的手機,只見王博手機上面射出一道激光似的紅線,這道紅線射出半米長后居然由線形變化為面形,一道道的紅線自這到母線上分離出去組成了一道紅光面,紅色激光面再次立體展開,幾乎是幾眨眼的時間,王博所在的屋子便全部都被紅光籠罩了,床上老老實實的躺著的,一副任君采摘模樣的冰清霞自然也被籠罩其中。

    “大人,那個白裙女子是誰吖,是大人新收的老婆嗎?”瑪利亞面露好奇的看著王博這邊情景,然后問道,她口中的白衣女子自然便是冰清霞了。

    “王博!我需要你的一個解釋!你為什么又在外面沾花惹草了!”緊接著瑪利亞好奇發文的便是馬曉楠咬牙質問。

    、、、、、、

    王博隔壁間的奇魂子看著全息屏幕中的驚情,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暗道王博真是個可憐蟲,在外面找女人,結果被家里老婆抓了個現行,這下就算是跳進黃河也解釋不清了。

    同時奇魂子也有些驚異于王博所掌握的高科技,據他所知,激光掃描似的攝影技術是那部黑色觸屏手機本來所不具備的,那么唯一的解釋便是王博的黑色手機是經過改造的了,那么這個改造又是出自誰的手中呢,再聯想到之前自己的直升機防火墻曾經被人攻破過,那個人顯然也不是王博,因為奇魂子不認為王博有可以攻破自己計算機防火墻的本事,這攻破自己直升機防火墻的人和改造王博的手機的人必定是同一人,必定是一個跟自己一般有著超級計算能力的高科技人才!

    奇魂子想到此處時,思考了許多人名,但是那些人又一一都被奇魂子排除掉了,因為奇魂子發現地球上計算能力能與自己媲美的高科技人才實在是有限,五指就可以數得過來,而這些人沒有一個可能與王博有交集,奇魂子是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他便不再思了。

    而到了現在,奇魂子依舊沒有發現王博跟他老婆打電話是有什么目的,不是告訴他老婆跟自己交易的事情,也不是跟老婆來個電話XX,奇魂子發現王博到了現在,與她老婆的對話還沒有進入正題,她們就好像是沒事打個電話那樣,只是王博在跟冰清霞XXOO算是沒事么,這么忙還有心思跟老婆打電話閑扯,這讓奇魂子都有些抓狂了,你什么時候打電話不行啊,先把正是干完了啊,實在不行,你先把冰清霞的衣服脫了,讓我欣賞冰清霞**的時候你再打也行啊。

    可惜王博聽不到奇魂子心中的抗議,而且就算王博聽到了奇魂子心中所想后,怕是也不會答應奇魂子的請求,而是直接將奇魂子狂扁一頓再說,王博的女人可是不容他人染指的,就算看看都不行。

    穿著衣服看的話那還可以,王博還是很大方的。

    、、、、、、

    冰雪世界中,冰清霞是度日如年,王博開始時便痛痛快快的在她身上胡作非為一番的話,冰清霞還好一點,畢竟開始她已經做出了身體被侵犯的準備,可是王博這人居然墨跡的可以,到了現在還沒有要了冰清霞,而是跟家里老婆打起了電話來。

    而王博之前對著手機露出他那神器時,冰清霞也是清楚的看到了,看到那里后,冰清霞都想哭了,還沒被王博干什么呢,冰清霞就想哭了,那么兇悍的東西要來弄自己,這也太欺負人了吧,自己可是第一次啊,被那個那個的話受得了嗎,冰清霞就算在她自己的世界中哭出來也是無濟于事的,她之盼望著等下王博那個時可以溫柔一點,不要太過兇猛。

    于是冰清霞再次做好了準備,做好了忍受巨大痛楚的準備,因為就算靈魂被靈魂被封印進身體中無法支配身體,但是她的感覺還在的,之前王博跟她的身體親吻,以及對著她的胸部進行襲擊,還有舔挵她腳丫的時候,冰清霞便有些感覺。

    不過冰清霞因為體質特殊,就算被王博那樣撫弄,她依舊沒有什么太大的感覺,或許是因為皮膚溫度太低,以至于冰清霞不如普通女人那么敏感,反正當她感到嘴巴被王博大嘴堵上,以及胸部被一雙溫熱的大手玩弄的時候,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就算是冰清霞那晶瑩的小腳丫第一次被人那樣弄的時候,冰清霞也只是覺得王博是個變態,沒有什么特別敏感的感覺,當然冰清霞并不是完全沒有,只是王博那種程度的話,并不能讓冰清霞動情。

    至于王博撫弄冰清霞胸部時,那種堅挺的也只是因為冰清霞體質原因,她的身體就算不被王博撫弄的時候,也會比普通女人要僵一些,硬一些。

    冰清霞雖然再次做好了在巨痛中**的準備,但是王博跟他老婆聊起來卻是沒完了,冰清霞只得在等待的煎熬中度過,當冰清霞感知到手機中瑪利亞那俏麗的容顏后,她其實聽震驚的,震驚于王博這種色魔魔頭怎么可能如娶得到如此嬌顏的老婆,實在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不過王博帶給冰清霞的震驚并不僅限于此,當冰清霞看到之后跟王博對話的馬曉楠后,冰清霞又被震驚了一下,而且她心中的驚訝比之前瑪利亞出現時還要巨大,畢竟一個老婆,跟兩個和平相處的老婆那時完全不同的概念。

    想娶兩個不吵架不打架的老婆,那難度可比娶一個老婆要高好幾倍不止,更何況冰清霞發現馬曉楠的容顏也是入極品,比之前出現的瑪利亞差不上多少。

    強行擄來的老婆,肯定是這樣的,他的武力對于普通人來說是不可抵抗的,肯定是武力娶得兩個老婆,冰清霞只能用這種借口來安慰自己,她實在接受不了王博可以娶到兩個如花似玉的老婆,不過冰清霞發現自己的借口又太過蒼白無力,畢竟看到瑪利亞一臉幸福的小女人摸樣,還有馬曉楠一副妻管嚴的樣子后,誰也不會相信王博是用強收的兩個老婆,只會以為她們是恩愛的小夫妻。

    后來當馬曉楠說道全息攝影時,冰清霞還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但是當那道紅光蔓延成立體光線,照耀著整個房間時,再聽到瑪利亞和馬曉楠的話后,冰清霞終于明白全息攝影是什么了,這個時候跟奇魂子一樣的,冰清霞心中居然生出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了,很是期待王博被老婆捉奸在床的時候是個怎么樣的表情,雖然這捉到奸就包括冰清霞自己,但是冰清霞對此也是無可奈何,只盼著快點奪回身體的控制權,然后將王博大卸八塊。

    看到王博在他兩個老婆面前吃癟,冰清霞還是很高興的,而且冰清霞這個時候心中生出了一絲僥幸心理,心想看王博一副怕老婆的模樣,他等下說不定會礙于老婆的淫威,而放了自己呢,那就再好不過了,不過就算他此時放了自己也晚了,自己一定還要殺了他,畢竟自己的初吻都被他奪走了,還有自己那從未被人碰過的胸部更是被他抓了好久,最可恨的自己的腳丫都被他弄得都濕漉漉的。

    冰清霞的想法雖好,但是事實又往往是不如人愿的,王博更加不可能因為瑪利亞和馬曉楠的關系就放過冰清霞,開玩笑,王博可是犧牲了一個老婆換來的冰清霞,怎么可能輕易就放過呢,那也不虧本了吧,王博可不會做這種虧本的買賣,再怎么說也要把冰清霞這大米給煮成熟飯了!

    且說馬曉楠對著王博質問出口,要聽王博一個解釋的時候,王博趕緊說道:“好的好的,我立刻就給小楠老婆一個解釋,一個合理的解釋,其實事情并不像你們想象的那樣的。”

    王博說完拿著手機來到躺在床上的冰清霞旁邊,然后舉著手機用手機的攝像頭對著冰清霞的身體一陣猛拍,把冰清霞的身體的每一處都拍了一個遍,然后再次把手機的前置攝像頭對準了冰清霞那張冷冰冰的毫無表情的冰顏上。

    王博把自己的身體對著冰清霞的身體擠了擠,然后把腦袋湊到冰清霞的腦袋旁邊,使得他的面孔可以和冰清霞的嬌顏一同出現在手機的攝像頭鏡頭中。

    馬曉楠和瑪利亞都是不明所以,不知道王博再搞些什么東西,馬曉楠忍不住的出聲問道:“你搞什么名堂呢。”

    “我沒搞什么名堂啊,小楠老婆你看,你剛才看了這個女子的情況了,你難道沒有發現她的異常嗎?”王博伸出手指了指躺在他身旁的冰清霞說道。

    “異常?沒什么異常啊。”馬曉楠說道。

    “笨啊,你仔細看看,你再仔細看看。”王博道。

    馬曉楠聽到王博說自己笨后頓時氣結,憤憤的回道:“你才笨蛋呢!”然后馬曉楠聽了王博的話,開始仔仔細細的打量起王博旁邊冰清霞的模樣了。

    很快的馬曉楠便意識到了問題所在,她發現冰清霞的臉色太過冰冷了,而且冰清霞的雙眸根本沒有半分神采,就不像一個活人的眼睛,如同一個植物人似的,而且馬曉楠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自全息攝影拍攝到冰清霞起,這個躺在穿上的白裙美女根本就沒有動彈過分毫,真的像是一個植物人。

    “好哇王博!你太卑鄙了!”馬曉楠突然說道。

    王博頓時不明所以了,怎么自己就卑鄙了,王博問道:“我怎么了?”

    “你說你怎么了,這個女人是不是被你下藥了才會成這副模樣,變得跟白癡似的一動不動,就可以在不反抗的情況下讓你胡來了,對不對,肯定是這樣的!”馬曉楠一副我都猜中了的模樣對著王博說道。

    冰清霞聽到馬曉楠的話后心中頓時憤憤不平了,暗道你說什么呢,誰白癡啊,你才白癡妻管嚴呢,我只是靈魂被封印了不能控制身體而已,而且就算是身體不能動也比白癡強多了啊。( 無限誘惑 http://www.eukjce.tw/0_59/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