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度 > 鄉村小說 > 17棟男生宿舍 > 第二卷 第十五章
    圣誕節這一天,我們算是做足了功課。忙忙碌碌的一天,幾乎都忘了這個浪漫的節日了。

    送志強和宏翼上車后,我們也在25日出發了。

    新欣影視城大概4個小時可以到,去M縣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它其實只是S市近郊的一個縣,不大也不繁華,但是那里去是個生活的好地方,民風淳樸。

    我隱約的記得我小時候去過那里,是媽媽帶我去的吧。提起它像是記憶里的一個碎片。

    在車上,我還在回味著神婆的話,她說:“厲靈都是由怨氣聚集,化解它的怨氣,讓它的尸骨安息,就是平安了!”每個人生活都會遇到種種的不平,試著用平和的心去看待,是不是會快樂一點呢?還是讓仇恨之心蒙蔽住眼,自己變得強大而虛無,那一樣會更快樂呢?

    明看著窗外的景物,也沉默著。

    我看了看手中的照片,5個人的合影,我現在知道誰是誰了。明聯系了他們的幾個同學,終于有一個人肯跟我們見面。他說的和我們所知道的差不多,只是那駭人的一幕至到今天仍讓他心驚肉跳。他說:“我從來沒有見過那么多的血。”

    夏元和他們寢室人的關系非常不好,他們常常欺負他。但是在外面還是一副兄弟的樣子,所以這樣的情況并不為多數人所知。睡在靠門這邊的上鋪的是張遠,下鋪的是王國興,也就是我睡的位置。和我對著的是李子維,也就是小飛睡的位置,他上面也是放行李的地方。

    靠里面的左邊是王易和蕭冰,王易在上,我想那么這邊就肯定是夏元和劉帥了。既然夏元和他們的關系不好,照相的就應該是劉帥吧。

    想想自己睡的床會有別人的一段過往,只是它蒙著血。

    我從口袋里掏出那個紙片和照片并排放在一起。

    這每個名字后面的數字到底說明了什么呢?張遠1,王易2,蕭冰3,劉帥4,李子維5,王國興6.張遠睡的是風的位置,王易睡的是老大的位置……忽然隱約之間我好象想到了什么,我呼出一口氣,突的緊張了起來。

    我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再整理一遍思路。

    張遠睡的是風的位置,王易睡的是老大的位置,蕭冰睡的是宏翼的位置,風和老大都死了,那么下一個是宏翼。

    我猛吸了一口冷氣,怪不得每次出事矛頭指向的都是宏翼,只是每次都有人相救,讓他化險為夷。

    可是管理員和白卓又怎么解釋呢?

    他們并不是我們寢室里的人呀,管不了這么多了,一定不能讓宏翼出事。

    “明,宏翼恐怕有危險!”

    明聽完我的解釋,馬上用手機跟宏翼聯系,可是信號不通。志強也是這樣。

    “新欣影視城是出了市區的,信號聯系不上呀!”明皺起了眉頭。

    “快跟小飛打電話!”明迅速的按了寢室的電話號碼。

    他們早就出發,按時間應該到了,萬一那個地方真的和夏元有聯系,那不是羊入虎口嗎?

    心一驚,聽見明對小飛說:“小飛,如果宏翼他們打電話回來,一定讓他們不要進新欣影視城,等我們去了再說!”

    看來讓小飛留守是明智的。

    旋即,還沒有到站,我們下車前往新欣影視城。

    天已經黑了,路上的行人不多,并沒有圣誕節的痕跡,黑壓壓的樹影里有星星點點的燈火,玻璃上滿是霧氣,車箱里的燈映在上面,呈現出兩個世界,一晃一晃的。

    下了車,已經是9點多鐘了,寒風徹骨。有幾個拉客住宿的人象幽靈一樣突的冒出了臉,遠方的群山黑幽幽的,連接著深藍的天幕,新欣影視城就在那里面。

    我們直接去向了新欣招待所,那是個價格低廉的地方,也是我們約定好的了地方,他們會去那里住宿。

    黑暗里的新欣影視城變成了完全陌生的地方,大一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還來這里玩過的,那個時候7個人。7個會動的青春。

    打聽到宏翼他們的房間,走到門口,聽到他們倆的聲音,心里總算松了一口氣。

    “我打電話回寢室報平安,就聽見小飛慌張的說:”讓我一定不要去影視城,要等你們來‘,怎么了?“宏翼一臉的疑惑。

    明朝我使了個眼神,示意我不要說。

    “我們還是一齊行動好了!”明說。

    這是個很干凈的房子,潔白的被單讓人有一種舒適感。

    和他們幾個人商量了一會,朦朧中又想起了我們曾經玩過的幾個地方,想起了風和老大,漸漸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陽光燦爛,是冬天里難得的好天氣。

    出了招待所,白晃晃的陽光無比的清澈,像是一個美夢般的圓滿。遠處的群山連綿開去,在藍天的深處畫出一個巨大的輪廓。

    我們朝新欣影視城走去。

    今天的人還真多。

    有組織游玩的學生,有老年人的旅游團,有閑適的一家三口,如果這個地方真的和夏元有關,很不理解他為什么會選擇這里?僅僅是因為他遠離市區嗎?

    聽他們的同學說,夏元是個很沒有主見的人,但是從他一系列的行為來看,從他一直沒有被人發現來看,他們的確看走了眼。

    這里滿是生機,全無陰影。

    誰又會想到這里呢?

    潛伏著一個復仇的幽靈。

    在門口,明付了錢,簽了一張出入登記單。

    和我們看到的那張一樣,只是它上面的姓名已經模糊,不能給我們帶來更多的信息了。

    希望我們沒有來錯地方。

    可是進去以后,我馬上失望了起來。

    “這里這么大,我們這么找,找夏元?”志強的聲音。

    幾個古時的酒樓在我們面前一字排開,紙糊的窗戶,都用木棍撐著,露出來的都是現代人的笑臉。

    和我們以前來的一樣,這里沒有改變。

    “等人少一點,我們再商量!”明說。

    即刻就被巨大的人群湮沒。

    無心看什么風景,中午和明他們到了一個古時的酒樓,休息和吃飯。服務生做古裝的打扮,這么冷的天穿這么少,不知道他冷不冷,臉上露出職業般的熟練笑容。

    有點疲倦了,志強也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只有宏翼顯得異常的興奮,臉上泛著紅暈。

    “如果讓你們在這里選擇一個藏身的地方,你會選擇哪里?”明看向我們,表情嚴肅。

    “我會選擇那邊的村落,”宏翼馬上說,順著他的指向,我們朝那邊看去,那邊有一排用茅草搭的房子,每個房子都有用柵欄圍成的院子,“那邊安靜,晚上進去睡覺一定不會被人發現的,萬一被人發現,也可以從后面劃船離開。”

    在村落后邊不遠,有一個河塘,上面停靠著幾支漁船,此刻有游人正享受著湖村風光呢。

    明看向志強,他思索了一會然后說:“要我選,我會選前面的那個塔樓,你們看最上面,那里很少有人去,應該是個很安全的地方。”

    我們看向塔樓,最如他所說,暗紅色的塔樓樹立得很高,越往上越細,最上面,是游人登不上去的地方,上面有4格窗戶,從它的體積來看,也應該是個房子,如果愿意冒險,是可以從旁邊的一個角爬上去的,不過很危險。

    現在他們都看向我,我想了想說:“讓我選擇,我會選底下的存儲室,那里一年四季都關門,沒有愿意去那里,它的前面是古時候的監牢,而且存儲室還是在一條防空洞中的一格,你們還記不記得,大一的時候那些防空洞被改做成猛鬼街,吸引游客,我們去玩過了對不對?”

    “當然記得,剛剛進去,小飛猛的叫了一聲,把大家都嚇了出來。”宏翼笑了起來,不過馬上噤聲。

    每個人正襟危坐,面色嚴肅。

    那里實在是一個藏身的好地方,防空洞錯綜復雜,有很多的暗道通向四面八方。大一剛剛進去,冷氣撲面而來,游客不多,偶有說話的聲音在里面游蕩,低低的在地面潛伏。

    小飛一叫,大家四散就跑了出來,還沒有看清楚有些什么東西。我只記得像深淵一樣的黑,和最前面的那一格上面用紙條寫著“存儲室”。

    我打了個冷戰,似乎黑暗撲面而來。

    我看向明,他的目光堅定,我知道晚上我們肯定是要去那里的。

    “我們現在就去吧!”宏翼說,他似乎還是很興奮,“搞不好,他還活著!”

    “那我們就糟糕了!”志強朝宏翼瞪著眼睛。

    “如果他還活著,那么就表明我們要找出的那個幽靈另有其人呀,他會是誰,和我們又是什么關系,我們不要從頭開始嗎?”

    “也對!”宏翼訕笑道。

    此刻的心情很復雜,希望進去什么也沒有,那么我們的一切就前功盡棄,如果有什么,又會是什么呢?

    我沒有說話。

    明說:“我們要等到晚上,只有人少了,羅盤才會起作用。”

    明料定他已經死了。

    黑暗壓下來,我們站在城墻的一個密室里。

    喧鬧的人聲安靜下來,曲終人散,照到密室里的光線越來越暗,向外看去,城堡都籠罩在一層暮色之中,黃沙吹起,酒樓的酒旗迎風飄揚,黑暗悄悄躲進每一個角落里。

    聽見不遠處,鐵門吱悠一聲,影視城已經對外關閉。

    只留下我們四個人在這個安靜的密室里。

    “出去吧!”明說。

    風呼嘯而過,偶有紙片飛舞了起來。黑暗中的城堡像是一個陌生的時代,將我們卷了進去。

    很冷。

    我們直接去了防空洞那里,從前面的監牢邊繞了過去。

    防空洞的口開在監牢后墻的一角,很不起眼的地方。連它的門也是土灰色,和墻壁渾然一體。

    上面有鎖,明掏出我們帶來的工具箱,找了幾根鐵絲,在鎖上摸索了起來。

    我突然想起了白卓,他也是這么開教務處的。

    每一會兒,門打開了。潮濕的氣息直撲過來,還有漆黑,比外面更濃的黑,更稠密的黑。

    像是一個大口等著食物的來臨。

    明走了進去,我記得有一段長長的樓梯。

    明打著手電筒走到了最前面,這狹窄的樓梯又陡又長,我們一個接一個,摸著冰冷的墻壁坑凹不平,外面的風聲變得微弱,偶爾灌進來的急馳而過。

    一步一步,我們陷在了黑暗中。

    心在收緊。( 17棟男生宿舍 http://www.eukjce.tw/0_3/ 移動版閱讀m.fgdxs.com )
快乐时时彩是假的吗